晚枫听雨

本命快新,现在窝博晴坑里,希望能天天吸到波特,敲碗等明唐、冲田组的粮

【冲田组】余生 05 演练场

*啦啦啦~我来诈尸啦~\(≧▽≦)/~

*写着写着写成安定中心向?

*私设如海,更文超慢






前文: 01      02       03     04(上)     04(下)







05        演练场


本丸的日子大抵都是这样热闹又平和的,若不是每日都有队伍出阵,或平安无事回来,或带着或大或小的伤,那真是快乐得不知年岁。


今天安排的内番,安定被安排到手合场,与他同去的是鲶尾藤四郎。


清光领命带队出阵博多湾,一大早就穿戴整齐,借着传送装置离开了本丸前往目的地。


“哦啦哦啦哦啦”


“呜哇,好危险。”


竭力转身,却堪堪只躲了一半的冲力,手臂一阵发麻,疼得鲶尾有些龇牙咧嘴。


突刺转为平砍,攻势没有半点停顿,比之本体刀剑还要再厚重几分的竹刀带起破空声,结结实实地砍在对手的腰侧,发出异常沉闷的声响,对方应声倒地。


大大的深紫色眼睛里蓄满水雾,鲶尾捂着腰侧躺在地板上。安定方才那击太狠,哪怕最后关头刀刃换成了刀背,那可怖的力道击打下,鲶尾一时间痛得动惮不得。


“额……抱……抱歉!不要紧吧?”


安定吓了一跳,连忙放下竹刀上前想扶他一把。


“别别别!先别动,让我缓缓。”


呜,好疼。


骨喰,一期哥,你们在哪里?救命啊,大和守先生好可怕。


好不容易缓过来,在安定帮助下,鲶尾挪到道场拉门旁坐着,清凉的风吹拂下,感觉稍微好受一点。


“今天就到这里吧。那个,要不我送你去手入室?难受的话,我背你。”


“不用不用……不是,再等会儿,先歇歇。”


看着鲶尾疼的脸色发白,平日里最是机灵狡黠的眼中满满的委屈,安定有些不知所措,心里很是懊恼自己下手没个轻重。


其实以前他也被清光抱怨过,一旦进入战斗状态,他就像被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一样,那堪称疯狂的模样跟平时简直判若两人。


来到本丸之前他便是这样,来到本丸之后,症状似乎越来越严重了。


在战场上面对敌人,这个样子也没什么不好的,但放到日常的切磋上,不了解他的人怕是要吃亏,就像现在的鲶尾。


安定想上前帮鲶尾看看伤势,又怕自己帮倒忙,只得在一旁焦急地看着。


说起来,来到本丸也有大半个月,偶尔被安排到手合番,同去都是清光,平时闲着没事去道场切磋,过招的也都是新撰组的同伴。


像今天这样子,和新撰组以外的同伴拔刀切磋,还没有清光等人在一旁看护的情况,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那个,大和守先生,没事的。毕竟是手合,这样子很正常,不必自责。”


眼见安定跪坐在一旁,内疚的快要把自己埋起来的样子,鲶尾忍不住轻声安慰道。


话说回来,鲶尾很郁闷,同时也很惊讶。


怎么说他来到本丸都有好些时间了,期间出阵的次数不算特别多,但绝对不算少,也是成为刀剑男士后真正经过战斗淬炼的刀,近来也开始带队出阵。


可他自问,他打不过大和守安定。


打不过才来本丸一个月也不到,连时空跳跃装置都没进过的大和守安定。


虽说在本丸,资历不代表实力,但像安定这样的,也太不科学了吧!


我再也不要跟大和守先生手合了。主上,求放过。


“稍微好些了吗?还是去手入室吧。”安定担忧地问。


鲶尾点点头,没有再拒绝。缓过最疼的那会儿,已经没那么难受了。他是刀剑男士,可没那么娇弱。


嗯,就是有点怕疼。


所幸是刀背,鲶尾腰侧只是青了一块,揉些药酒,散了瘀,很快就能痊愈。若换作刀刃,以那一击的力道,怕是能生生砍出血丝来。


一路将鲶尾送回去休息,在心里再次告诫自己以后手合的时候悠着点,又闲下来的安定叹了口气,回到房间取出本体进行保养。


每日的精心保养,修长的刀身洁净非常,刀光澄澈,泛着丝丝寒意。


翻转间,纤尘不染的刀身上映出一双清透的蓝眸,安定眨眨眼,把那双眸子中对战斗的渴望看得一清二楚。


渴望战斗。


不是需要顾忌的手合,是真正的战斗,刀刀见血的战斗。


被赋予人身前,他是付丧神,被赋予人身后,他是刀剑男士。


不管是作为付丧神的大和守安定,还是作为刀剑男士的大和守安定,他的本体都是手上这把锋锐的打刀。


他是一把刀啊。用千锤百炼的金属,在烈火淬炼中锻造而成的凶器,为杀戮而生,亦在厮杀中消亡。


他不惧怕死亡,却恐惧被放在刀架上,慢慢锈死。


哪怕再喜爱,再满足于现今这种平和快乐的日子,内心依旧渴望着战斗。


就是这么矛盾,谁让他生而为刀。


鲜血永远是刀刃最好的保养剂。


安定想出阵,想和清光,和同伴们并肩作战,击败试图破坏历史的时间溯行军。


再说,这本来就是他被召唤到本丸的原因不是吗。


他这么想,也这么跟审神者说了。


“不要着急。安定,这段时间在本丸住着可还习惯?”审神者轻轻笑着,目光柔和。


“托主上的福,一切都好。”别岔开话题啊主上。


见安定紧盯着不放,一脸“不给我出阵我就哭给你看”的样子,审神者好笑地揉揉他的头,“安定真是可爱。”


“主上……”


“好啦好啦。”


“主上,您这是答应了吗?”大大的蓝色眸子瞬间神采奕奕。


“出阵的事不必着急,自有安排。我也舍不得安定难过。”看着瞬间蔫了下去的安定,审神者不禁失笑道,“是我考虑不周,让安定闷坏了。”


“喏,这个拿好。在我住着的小楼地下有个通道,通往演练场。安定若是有兴趣,得空的时候便去看看吧。”


“多谢主上。”

 



刀,如何才能保持锋锐呢?


目光落到远处,年轻的审神者悠悠地想着。



 

仔细研究了一下这块巴掌大小的令牌,安定有些期待审神者说的那个地下演练场。


令牌不大,做工极其精细,每一处线条,每一个弧度,都恰到好处,浑然天成。安定看不懂上面雕刻的内容,却能感受到上面的肃杀之气。


小心收好,待清光出阵回来后,忍不住拿出来炫耀了一下,成功收获清光甩过来的一对白眼。


“主上既然把东西给你了,便是希望你去看看。好好珍惜啊,主上的心意。”忽视掉心底涌去的醋意,清光决定还是提醒一下安定这个笨蛋比较好。


“不用你说我也知道,我明天就去。”安定把玩着令牌,爱不释手。


“啧,别是睡一觉起来什么都忘了,大懒虫安定。”


“谁是懒虫了,笨蛋清光。”


“是谁早上明明都醒了,还非要懒够一刻钟的床才愿意起来?”


自己赖床就算了,还拽着不让我起来是几个意思?


“才没有。”安定撇撇嘴。


“内番的时候总是偷懒的人是你吧,清光。”


“我说的是懒床的事。”清光涂爪红的动作顿了顿。


“有什么区别呢?”


“赖床纯属浪费时间。内番的时候我只是省去了一些不必要的步骤。”


“拿着扫帚扫地不是洒扫唯一的步骤吗?你连这个都省了唉。”


“又不是没有干活。”


“偷懒就偷懒,承认吧清光。”


“起开!爪红划到衣服上了!”

 



翌日,清光带队远征,审神者派出五支六人队前往不同的时空清剿时间溯行军。


而后狐之助带来消息,多处时空出现溯行军,毫无征兆,情况危急,时之政府下发紧急征兵令,请各本丸即刻派遣队伍前往指定地点进行支援。


数道金光亮起又消失,眨眼间整个本丸都空了,除了安定外,所有的刀剑男士都组成队伍出阵,就连审神者也离开了本丸,好像是去什么地方查阅些资料。


喂完马匹后,安定闲步至院内,捧着刚泡好的茶,却不知道要送谁手上。转悠了一会儿,最后坐在廊道上定定地看着远处那颗高大的树。


骤然间人去楼空的本丸安静得可怕。


安定倒是没什么感觉,依旧淡定地给自己沏茶,然后安静地喝完。


记忆中,独自一人的时光占据了绝大多数的空间。早已习惯,所以并不慌张。


只是有些无聊,也有些寂寞罢了。


去主上说的演练场看看吧。


摸摸怀里的令牌,安定把剩下的茶喝完,回到房间换上战装。


或许是在地下的原因,通道里格外阴冷,刚走进来时,安定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拉了下围巾,安定缓步走到通道尽头。


通道并不长,数十米左右,两侧镶嵌着会发光的石头用于照明,光线昏暗,但好歹能看清路。


在通道尽头是一扇巨大的石门,直接将整个通道封死。石门上有着堪称完美的精致雕刻,如同那块令牌一般,浑然天成,带着一股荒凉肃杀的气息。


对了,令牌。


安定取出令牌,把它安进了石门正中央一个明显的凹槽里。


他想起以前听总司念叨过的一些奇闻轶事,神秘石门后面总是藏着巨大的宝藏,而宝藏旁边也总有些可怖的噬人妖魔守护着,想要取得宝藏,必须将那些妖魔斩杀。


不知道那些所谓的时间溯行军算不算是妖魔?


等以后问问主上或者清光吧。或许找三日月或小狐丸先生?毕竟他们的阅历似乎更丰富些。


虽然听清光形容过时间溯行军,但果然还是觉得好抽象,想象不出来呢。看来必须要亲眼见到才行。


肯定不是他的错,一定是清光太笨,描述不出来。


话说,时间溯行军到底是什么?长什么样的?真的很好奇呀。


正当他思绪飘飞到天际的时候,面前的石门已经开出了仅容一人通过的通道。那里面黑黝黝的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安定迅速回神,深吸一口气,迈步走了进去。


石门在身后关闭,骤然被黑暗包围,让安定瞬间淹没在不安和恐惧中。


定了定神,前方有丝火光,安定揣紧本体刀,走了过去。


随着他的接近,火光越来越亮,眼前的景象慢慢清晰起来。


面前是一扇铁栅栏,栅栏外面看着像是野外,里面铺着青灰色的石料,两侧竖着许多火把,将这方石室照得亮堂。


安定注意到,两侧石壁上被挖出数道长形凹槽,里面整齐码着一排排的灿金色圆球。走近细看,每个圆球中都各自浮现了一个图案,有的是长枪,有的是大刀,有的是盾牌,有的则是马匹,等等。


难道是……


安定拿起一个圆球,上面淡金色的光晕拂过,掌心传来一阵舒适的暖意。


他尝试着调动体内的灵力向圆球输送,灵力方一触碰到圆球,圆球便化作一道金光没入他掌心,同时一股暖流传遍全身,如同泡在温泉中那般舒适。


这就是清光说的刀装?


甚是愉悦地眯了眯眼,安定按照清光的建议又拿上了一个圆球将其吸收。


被安定吸收的两个金球代表刀装轻骑兵,是打刀能装备的刀装中性价比相对较高的。


刀装装备完毕,安定将目光投向那扇铁栅栏。


栅栏没有上锁,稍一用力便被吱呀着推开,淡淡的白雾贴地翻滚着,带着丝丝凉意掠过衣角。


轻抚刀鞘,安定能听到本体刀发出的愉悦的嗡鸣,完美地体现了他现在的心情。


久违的战斗。


那么,开始吧。





————————————————


原谅我最近忙到疯癫,没有存稿就是万恶的根源(委屈得茨手手.jpg)

以后更新速度很慢,处于时不时诈尸的状态。

感谢小天使们的支持


那个,有空抓抓虫呗_(:зゝ∠)_


厚着脸皮求戳小心心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