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枫听雨

本命快新,现在窝博晴坑里,希望能天天吸到波特,敲碗等明唐、冲田组的粮

【冲田组】余生 04 安定 (上)

*冲田组小天使

*私设如海,花丸入坑,最近才进的国服

*中篇or长篇or……

*为了证明我还活着






前文走这:    01 思念      02 美梦     03 鬼魅











04   安定  (上)



要成为审神者,有两项最基础的条件,也是最重要的先决条件。


一是,拥有修炼和操控灵力的能力。


一是,获得五把以上的刀剑的认可。


两项条件缺一不可。


另,有一注意事项:


刀帐上的刀与其所属审神者之间的契约具有唯一性。同一把刀,一名审神者终其一生只能拥有一把。


诸位都是即将上任的审神者,这些重要的常识,一定要牢记。


……


为一期一振手入完毕,从手入室中出来,外面的天空早已暗了下来。微凉的夜风让人精神一振,年轻的审神者快步走回自己的房间。


房间的灯亮着,在纸门上映出那个执着的背影。


“清光,抱歉,久等了。”


“主上……”


红眸的付丧神想说些什么,被审神者摆摆手阻止了。他安静地坐着,膝上横放着一振残破的打刀,修长白皙的手握着打刀,力道轻柔。


他不敢松手,怕一松手,刀就不见了。


他也不敢用力,生怕一个不小心把腐朽至此的刀,连刀带鞘一起捏碎。


清光无助的样子让景明心疼不已。再一次庆幸自己及时回到本丸。


“能给我看看吗?”审神者柔声道。


小心翼翼把刀交到审神者手上,瞧见他凝重的眼神和蹙起的眉,清光感到万分紧张。


哪知道,他这位年轻的主上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哎呀,别紧张。清光就放心把刀交给我吧。”


“现在,你要做的就是,赶紧回去洗漱,然后好好睡上一觉,养足精神,明天起来迎接新伙伴的到来。”


这孩子,回来这么久,还穿着战装呢。


清光:“欸?”


等清光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站在审神者的房门外,眼前是紧闭的纸门。


正当他犹豫到底是在这守着还是听话回去休息的时候,听到自家主上如是说:


“还不打算回去吗?”


“半个小时后我开始查房,要是被我发现你还没休息,那就等着挨揍吧。”


都说到这份上了,清光只能收回所有心思,讪讪地转身离开,洗漱休息。



 

一夜无梦。


翌日早晨,清光整理被褥的时候还有些惊奇,自己这一觉竟然睡得分外香甜。


与往常一样,换好衣服,仔细梳起头发在胸前绑成一束,简简单单的白色头绳,修长的手指灵活翻转,调整蝴蝶结的角度。


对着镜子照看一番,终于对自己满意地点点头。将桌上零碎的东西收拾好后,清光起身准备去用早饭。


等等。


路过小水池时,清光脚步一顿,伸手将一小撮翘起来的头发压好。


完美。


……


“早上好,加州桑。”


“早,加州。”


“早上好,加州。”


“早。”


今天起得有些晚了,等清光到了食堂的时候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


和大家打着声招呼,清光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开始享用早饭。


“早啊,清光。”“早,清光。”


“早,崛川。”“早上好,兼桑。”


和泉守和崛川前后脚走进来,两人见清光神色如常地跟他们道早安,心里默默地松了口气。


昨天那个样子真是吓坏他们了。


没过多久,长曾弥也来了。


“早。”


“早。”


“看样子昨晚休息得还可以。”


闻言,清光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表示让大家担心实在抱歉,同时又问起了一期一振的情况。


昨天回来后一直都在主上的房间等着,出来后就直接回到自己的寝室了,还没来得及去看望一下一期一振。他记得,那位好像伤得很严重。


“主上看过,已经没事了,歇几天就好。”


“那便好。”


“长曾弥大哥,怎么坐那么远?”


审神者没有给他们在今天安排任何任务,时间有的是,干脆放慢速度,边聊边吃。聊着聊着,清光发现有些不对劲。


大家在食堂用饭没什么固定位置,都是随意落座的。只是,现在清光坐着的位置两边都是空着的,和泉守和崛川在清光对面,而后来的长曾弥和清光坐在同侧,却愣是隔了个位置。


“这个位置有人了。”


“谁?”清光一头雾水。


“你不知道?”长曾弥很惊讶。


“我应该知道些什么吗?”清光愣了一下,看着比他更惊讶。


和泉守和崛川疑惑地看着他们,不明白他们在打什么哑谜。


“刚刚,哦不对,应该是清晨的时候,来了新同伴哦。”狮子王放下汤碗,有些高兴地道。


“啊,好像跟加州先生是认识的呢。”在一旁的鲶尾兴致勃勃地加入话题,“刚刚路过的时候听到他有问起‘请问加州清光在吗?’这样的话。”


“烛台切先生带着他去参观本丸了,刚才来的时候碰上的。”骨喰补充道。


乱也凑了过来,“我也看到了。眼睛是蓝色的,皮肤好白呢。”


“很……很温柔的样子。”五虎退抱着只小老虎,怯怯地看了过来。


秋田回想着刚才遇到的新同伴,“我记得他穿着羽织,恩,跟和泉守先生的那件一样的颜色。”


“哎呀,忘记问名字了。”厚有些懊恼地拍了下额头。


正聊着,门口传来声音,听着像是烛台切。


“这里就是食堂,时间也不早了,先吃些东西垫垫肚子,等会儿再带你去你的房间换身衣服吧。”


 “来了。”长曾弥放下筷子看向门口。


“谢谢。”


另一个声音响起,清光动作一僵,方才听到鲶尾他们说的话时已经微微瞪大的眼睛颤了颤,有些迟疑,又有些期待地转向门口方向。


一抹浅葱闯入视线,熟悉得叫他鼻尖有些发酸。


安定……


扎着马尾的少年似有所感地转过头,一下子对上了他的目光。





……




再次伸了个懒腰,审神者终于熬不住,打着哈欠趴在了桌子上,双目微闭,没一会儿就睡了过去。


送走清光后,他抱着那把残破不堪的打刀研究了半宿,最后直接送去了锻刀房交给刀匠处理。


这是属于他的那把大和守安定——在看到那把打刀的那一刻便有的感觉。


“有点难办。大人,请给我两个时辰。”当时刀匠如是说。


于是,他就在锻刀房外等了两个时辰。时间一到,就被刀匠喊了进去,按照刀匠的指引,对打刀进行最后的灵力灌注。


正常锻刀工序里面并没有这一项,但这是一次修复,相当特殊的一次修复。

打刀真的破损得太过了,这么修复一次跟重新将其锻造一遍没什么区别了。


“修好了。只是大人,这种情况还是第一次遇到,为防意外,前一个月就不要让他出阵了。”


“好的,辛苦了。”


然后他迫不及待地取出召唤用的符纸,眨眼,那个扎着乱蓬蓬马尾辫的蓝眸少年就站在了他面前,面带微笑。


“我是大和守安定,冲田总司的爱刀之一,难以上手但是性能很好。请多指教。”


终于盼到你了,你好啊安定。


他兴奋地拉着那孩子说了好久的话。


唉,希望没吓到他。


不知道清光和安定见上面了没。那俩孩子应该会很高兴吧,终于见面了。


在彻底睡过去之前,审神者这么想着。




……



大和守安定跟着烛台切离开审神者的房间,一路听着他的介绍,对这个本丸,还有即将见面的同伴,以及即将迎来的新的生活充满期待。


刚来到这里就被新的主人,那个自称审神者的人,拉着手聊了好长一段时间。直把原本还昏沉漆黑的天空说到澄蓝明亮。


烛台切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带新来的同伴用过早饭再说其他的。


接近食堂的时候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声音,充满活力和温馨。


会不会在里面看见清光?


在向烛台切道谢的时候,安定这样想着。


然后,他感觉到有股熟悉的视线落在身上。他转过头去,对上了那双红色的眼眸。


清光……





穿越数百年的时光,再次对上熟悉的眼眸。


时值晚春,树木早已褪去冬日的萧条,四周绿意莹然。活泼的鸟儿们嬉闹着,身边是同伴们的欢声笑语,干爽的风穿过廊道,风铃的歌声格外清脆。


和煦的阳光泼洒,一切都刚刚好。


恰到好处得令人眼眶发热。


两人沉默对视,恍惚过了数个世纪,又好似只停留了一瞬。


安定先反应过来,他上前两步走进门里,轻笑道:“我是大和守安定,冲田总司的爱刀之一,难以上手但是性能很好。请多指教。”


“我,加州清光,‘河川之子’。难以上手不过性能一流哦。”哎呀,被抢先了呢,“请多指教。”


上扬的嘴角根本压抑不住,安定眨巴一下眼睛,快步上前,对着刚站起来的清光一把扑了上去,抱住,把脸埋进清光颈窝,轻轻蹭了蹭。



猝不及防之下,清光差点被扑倒在饭桌上,幸好及时反应过来伸手将人接住,后退一步稳住身形。


“大和守安定!你是笨蛋吗?!会摔的!”


噢,能让清光连冒两个以上感叹号的,也就只有安定了。


崛川笑着喝了口汤,心里默默地想着。


今天味增汤有点酸啊。


“松手啦!快起开。衣服都不换,护甲硌着我了,很疼的。”


听到清光这句话,安定又蹭了蹭,有些不舍地松开手站好,“好久不见,清光。”


“啊……好久不见。”






————————————————


啊,小天使们,好久不见。


不知不觉已经咸鱼了半个月_(:зゝ∠)_小天使们还记得这个坑吗……

最近被物理淹没不知所措……


晚些再把04剩下的发上来,厚着脸皮求个爱的小心心_(:зゝ∠)_


话说,以我这种咸鱼速度,是不是要考虑弄个前情提要什么的……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