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枫听雨

本命快新,现在窝博晴坑里,希望能天天吸到波特,敲碗等明唐、冲田组的粮

【主水仙】十七年后再见

#高考作文盲狙——广东卷
#在线作死,终于交P5党费有些小兴奋
#欧欧吸有的,逻辑被我吃了,大家看的时候别过脑,开心就好
#波波真好!!波波最棒!!






“欸,没想到我最后还是忍不住写了。得想办法藏好才行。”




雨宫莲打着哈欠走出房间,厨房吧台上放着做好了的早餐。当然,现在已经变成午饭了。莲瞄了眼时间,不出意料显示已经过了正午十二点。

这可是难得的周末,他可不想被闹钟吵醒。

将自己洗漱打理一番,莲慢悠悠地晃到厨房,端起玻璃杯尝了一口。

今天是椰汁。

把三明治放进微波炉加热,莲拉开椅子坐下,拿起刚才压在杯底的那张纸条。

「又睡到下午,你能耐。
今晚我会晚些回来,不想饿肚子就去做饭,咖喱也没关系。
还有,麻烦你收拾一下房间,我不想睡在垃圾堆里,明白吗?我亲爱的莲莲~
                                                                         ^ ^  」

莲看着最后的称呼和笑脸表情,颇感恶寒地抖了下。

除了不靠谱的老妈会用这个称呼外,也就只有那个家伙会偶尔拿来恶心一下他。

嫌弃地把纸条推远了些,莲完全可以想象那家伙写纸条时的表情。那张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脸上挂着丝诡异又邪恶的笑容,写字的姿势又该死的优雅好看。

没错,一模一样的脸。

来栖晓,他的孪生哥哥。一个比他早出生了十几分钟,性格却比他恶劣几百倍的家伙。

莲狠狠地咬了口三明治。

只知道仗着哥哥的身份欺负他的家伙,也就做饭比较好吃,虽然只限于简餐,这大概是他唯一的优点。

草草收拾一下厨房,莲回到房间。

“喵呜~”

黑猫从门缝里挤进来,碧蓝的猫眼里带着点好奇。

“摩尔加纳。”

莲跟黑猫打了声招呼,蹲下身给它顺毛。

“明明一回到家就乱扔东西的不止我一个,为什么到最后要我一个人收拾。”

下巴被挠得舒服极了,黑猫发出极其享受的呼噜声。

“晓肯定去哪里快活了,我才不信他真的那么乖去打工。”

“龙司说他看见晓往涉谷那边去了,就在上周末。一开始他还以为是我呢,再看才发现没带眼镜。”

“我难得起了心思做的新菜式,他居然说不回来吃饭。”

莲发现,自己今天似乎有说不完的话,有种把之前节省下来的说话余额一次全部支付给摩尔加纳的趋势。

收拾完乱扔的衣服,莲把黑猫举到眼前,碧蓝的猫眼对上黑色的。

“今晚做咖喱,晓的那份给你,只给他留白米饭,好不好,摩尔加纳?”

“喵呜~”

莲凑前一点,用鼻尖蹭了蹭猫咪,黑猫用尾巴轻轻拍了下他的手臂作为回应。

衣服完了之后是桌子。

兄弟两人住的同一间房,各自有一张书桌和一张工作台。无论是晓还是莲,都对手工制作和机械改造表现出浓厚的兴趣以及不俗的天赋。尤其在机关这方面。

把工具一一归类放好,掀起切割垫准备擦桌子时,莲发现一个信封压在下面。

普通的牛皮纸信封,没有邮戳,干干净净的,只在正面写了行字。

『致十七年后的雨宫莲』

镜片后的眼睛瞪圆了些。

十七年前……难道是父母给自己准备的十七岁礼物?

想了想,决定让自己的好奇心得到满足的莲,将抹布放到一边,盘腿坐到地板上,拆开信封后取出几张信纸。

映入眼帘的熟悉字迹让莲愣了一下。与信封上的字迹不同,虽然一样的好看,但信封上的更娟秀精致一些,信纸上的却……

随手扯了张纸,在上面写了两个字,看着和信纸上几乎一致的字迹,莲恍惚间生出一种穿越了的感觉。

不对。

再看向信封和信纸。作为一封写自十七年前的信件,它们明显过于崭新了些。再怎么小心保存,上面都应该留有岁月走过的痕迹。

如果这封信存放在一个被冻结了时间的地方,那就另当别论。

可怎么可能呢,这不是在写小说啊。

肯定是晓的恶作剧,这家伙的“前科”可不少,只是这次也太不走心了点。

莲思索着这次该怎么反击回去,嘴角不自觉勾起一抹坏笑。

还是先看看晓写了些什么再做决定吧。

『你好,十七年后的我。

嗯,姑且打个招呼吧。

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这封信出现的原因,我在这里概括一下,就当前情提要好了。

前几天,三岛发了张截图给我,说是天朝那边今年高考语文作文的押题情况,他对那个漂流瓶很感兴趣云云。

我当时没回他,今天难得空闲,再翻到那条信息,心血来潮想试试看,写信给十七年后的自己什么的。』

莲忍不住嗤笑一声,晓这家伙还真是……写得跟真的似的。

『记下近几年来的年度国家大事就算了,那个没什么意思,我想了下,就记些来到东京之后的事吧。

在东京这段时间,绝对是永生难忘的。

这边的生活出乎意料的精彩,我想,除去是大都市的缘故外,更多是因为身边的同伴吧。

你一定还记得的,就算过去了十七年,大家的联系一定还在。』

同伴吗?
莲想起些什么,眼底闪过一丝温暖的神色。

『……
鸭志田事件遇到了龙司和杏,班目事件遇到了佑介。比较意外的话,应该是新岛学姐……』

『……暑假快到了,第一次清晰地感觉到期待。』

莲觉得他真的在看一篇小说。他现在完全相信“艺术源自于生活”这句话,没想到晓还有这个天赋,以前只觉这家伙比较擅长演讲。

信上提到的人名、地名他基本都能对的上号,不过,persona?shadow?殿堂?偷心?

晓,这些年你的想象力和恶趣味一样,成长得飞快。

莲自认是个听话的乖宝宝,绝不可能跟黑道大哥扯上关系,再怎么阴差阳错都不可能的。

不过怪盗团这个倒是可以考虑。

眼角一点亮光打断了莲的思绪,信件上骤然燃起蓝色的火焰,莲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将信件扔了出去。才一脱手,想起房间的木地板,又急忙伸手去捞回来。

火焰没有给莲这个机会,几乎在信件被扔出去的瞬间,信件就被火焰完全吞噬。那一团蓝焰拐了个弯儿,直直没入莲的眉心,莲试图阻挡的手并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黑色的瞳孔急速收缩。

眨眼的时间,脑海中似乎掠过许多画面。莲低头对上黑猫的眼睛,喃喃道:“原来你真的会说话啊,摩尔加纳。”

“喵呜——”

摩尔加纳不满地拍了拍莲的裤腿,示意他看向旁边。

莲这才注意到,摩尔加纳旁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精致的木盒,他从黑猫的举动中读出了些许邀功的意味。

直觉盒子里装的不是什么正常东西,莲确定这个盒子在今天之前从来没有在家里出现过。

在摩尔加纳的催促下,莲打开了盒子,取出一叠大小不一的纸。上面的字迹和之前的一样,莲发现自己并没有感到意外。

深吸一口气,顶着黑猫明显不满的视线,莲把纸放回盒子里,重新投入到整理房间的工作中。

将最后一块地板擦干净,莲看着焕然一新的房间,轻轻舒了口气。

下次说什么都要让晓自己收拾,换他去打工。

卢布朗的老板表示欢迎莲的到来,莲泡咖啡的手艺,他店里最挑剔的客人也要称赞一句。

盯着眼前精致的木盒子,莲细细描摹上面的花纹,想象佑介在场的话会如何点评,但这样并不能减少他心中莫名的烦躁。

莲继续想象,同伴们看见这个木盒子之后可能给出的反应,包括晓的。

“喵呜~”

来自摩尔加纳的再一次催促。

再把那叠纸取出来,面无表情地看着盒子消失在骤然出现的蓝焰中,一点灰烬也没留下。

这些纸材质不尽相同,莲估计它们被书写的时间和地点也不大一样。

上面有些内容并不完整,而有些字迹显得潦草,有些力透纸背,几乎把纸戳穿。莲将那几张挑出来准备最后看,他甚至在其中一张纸的一角,发现一块疑似血迹的污垢。

『……我想这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计划到目前为止都很顺利,明天要进入最终阶段了。有些事只能放在心里想,不能诉诸于口,也不能宣之于笔……』

『……之前心血来潮写的信件都烧掉了,幸好烧掉了……』

『……不知道这次能不能活着回来……』

『……莲,记住,不该说的都不能说……』

透过这些愈发凌乱的字迹,莲清晰地感受到笔者的焦虑和不安。

似乎遭遇了什么重大的危机,足够威胁到生命的危机,不过已经找到了应对之策。捋了捋上面的内容,莲快速把剩下的看完,目光扫过其中一张纸的时候眼神一凝,定在那个名字上。

『……会消失吗……这一切……晓说没关系,我相信他……』

晓?

似乎感应到他已经全数阅读完毕,蓝色火焰再次出现将信件吞噬,随后没入莲的眉心。

同一时间,莲的手机响了。铃声告诉他,是晓的电话。

“莲,今天提早了。”

下意识看了眼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六点了。一般晓周末去打工的话,都是七点到家的。

“怎么了?”

正在消化脑海中突然多出来的信息,莲腾不出功夫回复晓,勉强挤出了一个字,“没。”

电话那头的晓沉默了一会儿,“我快到家了,帮我开门吧。”

“嗯。”

过了十分钟,或许二十分钟,可能是更长的时间。

莲没有太准确的概念,他正沉浸在那些突兀出现在眼前的画面中,直到被门铃惊醒,才发现不过过去了十分钟不到。他甩甩头让自己稍微清醒一点,好让他不至于在去开门的路上撞到墙角什么的。

开门的刹那,有些刺目的余晖让莲不得不眯起眼睛,但很快一个怀抱将光线通通挡住。

晓伸手把莲圈进怀里,揉揉那头柔软的卷毛,一直飘着的心总算落到了实地上。

“晓,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梦到摩尔加纳说话了。”听着晓稍显急促的呼吸,莲想,他不会是跑着回来的吧。

“不奇怪,摩尔加纳很聪明。”

在晓怀里蹭了蹭,莲一把将人推开往屋里走。

“今晚吃咖喱,我没心情做别的。”

“我来吧。”

莲乐得把做饭的任务撇下,安静地坐到吧台那儿,边撸猫边看晓忙活。

“晓,你觉得给未来的自己写信什么的,会不会很有意思?”

晓给锅里加水的动作微不可查地顿了顿,“难得呀,莲莲想写些什么吗?”

“别叫这个名字。”莲的眼神有那么一瞬间的锋利。

“龙司上次这么喊你了,你并没有阻止。”

晓盖上锅盖,转过身来看向莲,灰黑色的眼瞳中写着不满。

“你今年三岁吗?我纠正过他了,龙司也不是故意这么喊的。”莲有些难以置信。

中间隔着只摩尔加纳,两人玩起了瞪眼游戏。黑猫无聊地打了个哈欠。

“喵呜~” 水开了。

晓错开眼神,把材料放进锅里。

“做乌冬的话,家里还缺了点食材,我这就去买。”莲勾了勾嘴角,“顺便买些信封信纸回来,今晚来写信吧。”

听到大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摩尔加纳伸了个懒腰,“晓,你刚才居然没绷住。太差劲了。”

看着咕噜冒泡的汤锅,晓有了叹气的冲动。

“所以你到底想做什么?吾辈没见过你这么犹豫的时候。”

“想让莲恢复记忆就说呀,非要弄这种似是而非的方法。”

灿金色从眼底上涌,瞬间布满灰黑的瞳孔,然后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游戏已经结束,这是新的轮回。”

“那些记忆,想不想起来都无所谓。”

“吾辈还是不太明白。”

晓专心处理手上的食材,似乎没有听到摩尔加纳的话。

“算了,吾辈再提醒一句,莲看上去再怎么软乎,你们俩本质上是一样的,别到时候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leader。”





拉雯坦站在路灯的阴影下,对着公寓遥遥致意,眼中是满满的欣喜。

“时间和遗忘无法消去已然留下的伤痕,也无法冲断已然结下的羁绊。”

不愧是欺骗了世界的诡骗师。




——————————————————————
是不是觉得有些地方看不懂
我说这篇其实是后续,你们信吗
(你就不能承认自己文笔有限吗)

捉虫

必须吐槽手机排版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