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枫听雨

本命快新,现在窝博晴坑里,希望能天天吸到波特,敲碗等明唐、冲田组的粮

【博晴】平安京事务所

*现代架空

*基本设定来自手游端

*私设很多

*更文超慢!




Chapter. 04  荷塘月色



“所以,招魂是成功的,但有什么东西把魂魄束缚住了。”


听过晴明的解释后,博雅有些头疼。


“那我们刚才算是打草惊蛇了吗?”


“如果设阵的人如我们想象一样谨慎的话。”


他们来到树林的另一片,又发现了一个废弃了的聚阴阵,里面也套着一个炼煞阵。就布阵手法而言,和方才的应是同一个人,至少是同一脉师承的人。


晴明用这里发现的布片进行了两次招魂,一次和之前的一样,在即将成型的瞬间魂火消散,另一次则直接失败了。


这次,魂火消散的瞬间,晴明只听到一声痛苦的嘶吼。


所幸,也并不是毫无收获。


“聚阴炼煞,晴明,你说对方想干什么?不过,不管想干什么,都必须阻止。”


有些惊讶于博雅这斩钉截铁的语气,晴明问为什么这么想。


“用活人炼血煞,正常情况下,谁看见了都有义务去阻止啊。”


“血煞?”晴明一愣,追问的话刚到嘴边,不远处一声呼喝给他吓了回去。


“那边的!在干什么?”


两人回头一看,一个保安装束的人正往这边走过来,手上好像还拿着个手电,光柱远远地正准备扫过来。


“先离开这里。”


晴明当机立断,一手拉着博雅就跑。


“你那个伪装用的小法术呢?不是说只要我们不去招惹就没普通人能发现我们吗?”


博雅几个大跨步跑到晴明前面,手一转反过来抓起晴明的手腕带着人往前跑。


“刚才为了减少干扰,不小心撤掉了。”


“好吧。不过,我们为什么要跑?”


瞥了眼身后,那个保安追得还挺紧的,好像还听到了他用对讲机呼叫人手的声音。


“别节外生枝。去教师宿舍区。”


“好,抓紧。”


说着,博雅侧身,手上用力把晴明拽进怀里,一把将人抱起,脚下一跃,两次借力后在晴明的低呼声中跳到一棵树上。


接近小树林的边缘,博雅顺着树枝来到距离宿舍区最近的一棵树上,跳起,越过栏杆,落地,一气呵成,转身消失在宿舍楼间的阴影中。


 

……

 


林站在办公室门外,双手不自觉地绞着衣角。


她在办公室里和老师对峙,希望能得到更多的线索,不过刚才有个学生进来办事,对峙终止。


‘关于那位同学的事情,我已经尽数告诉jing察了。’


‘该说的我都告诉你了,你这样子,让我很困扰。’


……


‘听老师一句劝,如果你还想读研,就别再掺和这件事。’


老师愈发严厉的语气犹在耳畔,林咬咬下唇,眼底的坚持毫不退却。


林看得分明,那老师眼里的躲闪和心虚,他肯定知道些什么。


那学生也只是进去交些作业、文件,稍微汇报一下一些学习情况,没多久便出来了。


这个男生轻轻关上门,转头看见守在一旁的林,吞吞吐吐道:“那个,老师说他要休息了。叫你……以后不是和学习有关的事,就别来找他。”


随后又连忙补了句“这是老师的原话,我只是转述的。”


林点点头表示知道,然后让过那个男生推门进了办公室。


正要开门的时候,男生一把抓住林的手臂。


她转头疑惑地看着他,“有事吗?”


或许他不该管这件事,但是“你应该相信jing方的能力,再等等吧。”


“我愿意相信,但我没办法什么都不做,只是坐在那里等消息。”


“可老师不愿说,定是有他的理由。你……”


“那是我最好的朋友!”林打断了他的话。


沉默了一下后,林缓和了语气,“谢谢你的关心。”


随后挣开他的手,林转过头不再看他,拧开门把手,在推开门的时候顿了顿。


男生听到她低声说:“那是我最好的朋友啊。”


有些担忧地看了眼被关上的门,男生几次伸手想把门打开,最后犹豫着把手揣回兜里,转身慢慢离开了教学楼。

 

听到动静的老师抬头一看,见进来的是林,顿时不悦地皱起眉头。


他耐下心问了句,“还有什么事?”


“老师,如果您知道些什么,请您务必告诉我。”


老师喝了口茶,低头继续处理自己的事情,没有理会林的话。


“老师,叶衣一直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那些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的话都是无稽之谈,她一定是遇到什么危险。您是最后一个见到她的人,她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什么都好,请您告诉我好吗?”


林走到老师办公桌前,紧紧盯着老师的动作。


“老师,我真的很着急,请您理解学生为好友担忧的心情。”


“虽然叶衣不是我们学院的,但她是这个学校的学生,也是您的学生。”


“我非常相信警方的能力,但我希望我可以在力所能及的地方出一份力,尽快找到叶衣。”


“老师……”


“别说了。”


老师敲敲桌子打断了林的话。他有些疲惫地摘下眼镜,捏捏鼻梁,开始闭目养神。


林停下了劝说,她从对方的沉默中感受到了又一次的拒绝。


“是我打扰老师办公了。”她退后两步,“我明天再来。”


转身离开办公室。


林刻意放慢了脚步,她走得很慢。


办公室在二楼,从办公室到一楼,正常步速只需要不到一分钟,这段路林走了将近三分钟。


直到她离开教学楼,她期望的事情都没有发生。


老师知道些什么,可他不愿意说。


林有些茫然地走着。


她想,老师这边暂时没着落,不过应该还有别的突破口。


或许她可以找那个店老板问问。


那天叶衣去过的地方她都要再找一遍。


 

“喂,你……”


好像有什么人在叫她?


林摇摇头,先去吃点东西吧。


“林。”


林猛地停下,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是刚才那个男生。


林皱了皱眉,“有什么事吗?”


男生站在灯柱的阴影下,有些踟蹰,“其实……”


即将说出口的话似乎给男生带来极大的困扰,林看着他嘴巴张开又合上,声音越来越小,“其实”之后的内容一直没能吐出来。


就在林彻底失去耐心,准备转身离开时候,男生终于把想说的说出来了,“其实……那天我看到了。”


“什么?”


“……她离开办公室之后……被小田老师叫走了……”


林看着那个男生,瞪大了眼睛。


“别说是我告诉你的。”


快速说完这句后,也不等林的反应,男生把兜帽带上,神情紧张地低着头快步走远。


……小田老师……


林定定地伫在原地,默默念着刚得到的线索。


还没到绝望的时候……


女孩眼底闪过一丝亮光,脚步显得有些轻快。





===============================


为什么荷塘月色还没写完

起名废表示绝望

发出了咕咕咕的声音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