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枫听雨

本命快新,现在窝博晴坑里,希望能天天吸到波特,敲碗等明唐、冲田组的粮

【冲田组】余生 03 鬼魅

*咸鱼了很久的我终于把这章卡出来了

*中长篇(大概……

*私设如山

*内含40米长刀雨,请先做好心理准备








前文:   01 思念     02 美梦





走起!



03        鬼魅



刚结束了今天的手合,短刀们休息一会儿后就在院子里闹开了。药研和一期一振正在讨论今后对弟弟们的训练计划。


狮子王在廊道陪三日月、小狐丸、鹤丸等人聊天喝茶,轮休中的清光拉着远征回来的安定在一边饶有兴趣地听着,不时也加入聊上两句,但更多时候是两人在说“悄悄话”。


崛川找到正在屋顶小憩的和泉守,把方才和烛台切一起做的茶点献宝似的端上来。


平野和莺丸在另一侧廊道品茶,烛台切路过,将手上的茶点给了他们一份,陆奥守摆弄着他新得的相机,兴奋地表示要给他们拍照,刚要拍了张就被长曾弥拖走说去下棋,一路吵嚷着远去。


歌仙把房门大敞,感受着流进屋内的微风,笔墨挥洒,笑面清江就在他房门外静坐。


明石仍旧一脸没睡醒地缩在房间里,萤丸和爱染国俊正在绞尽脑汁想方设法劝他出去稍微多走动一下下,好跟大家联络一下感情,虽明白他的性子如此,实施起来颇有难度。


……


“姐姐大人这里真是热闹啊。”


烛台切叩门,得到准允后方推门而入,才放下茶点便听到少年带着羡慕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又听到自家主上那戏谑的声音。


“你这叫什么话。也不知道,之前是谁在信里给我显摆,自己的本丸有多么多么好的。”


说罢,转头对烛台切道谢。


被人调侃了,少年倒没什么不悦,只是有些苦恼地说:“姐姐,这些天你给我的资料我尽数翻阅了,还是没什么头绪。”


“别担心,那孩子会来的。”景香对弟弟的苦脸视而不见,只笑了笑,尝了口茶点。


少年闻言,脸上苦涩更甚,“姐姐,你就哄我吧,能试的办法我都试过了,可就是怎么都锻不出来。”


再这样下去,清光就真的要伤心了。明明答应过他会尽快带那孩子回来,结果……


“你家长谷部呢?”


“请他帮忙把姐姐给的资料重新整理归档,好方便带走和以后查阅。”少年仍沉浸在自己的忧思中,头也不抬地回了一句。


唉,她的傻弟弟哟。


“姐姐替你卜过一卦,你与那孩子有缘,这会儿还没来,只是缘分未到,再多等些时日吧。”说着,她把脸一板,佯怒,“还是说,你小子连姐姐的话都不信了。”


景明连忙摆手,“怎么敢。姐姐英明神武,占卜最准了!”


闻言,少女收起怒容,转头对烛台切轻笑道:“麻烦烛台切替我换下茶叶再泡一壶茶上来吧。顺便看看远征部队回来没有。”


“是,主上。”


“辛苦了。”


“我的荣幸。”


待烛台切离开,景香挥手布下一个结界,从袖袋里抽出一封信件递了过去,“溯行军最近似乎有些奇怪,提醒出阵的孩子们小心些。”


“嗯,昨夜清光也跟我提过,说对方行踪诡秘,十分可疑。”


“打起精神警惕着些就好,目前也只能这么做。”


“那之前……”


“都在纸上了,这是近半年以来获得的所有消息。”


“这么少。”少年皱着眉将这张不过巴掌大,只写满了一面的纸来来回回看了好几遍。


“调查所受到的阻力前所未有的大,斥候们已经很努力了,但还是在一个月前就断了线索。”


景明一惊,“怎么会?”他们家的斥候可是相当难得的精英,何况还有狐之助帮忙。


“事情或许比我们想象得还要复杂。”景香看向自己弟弟,目光凝重,“我家昨日出阵的孩子们受到预料之外的强敌袭击,险些全军覆没。”


那……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基本手入完成,将养一段时间便好。也幸好之前心血来潮卜了一卦,卦象显示大凶,给他们每人配了个御守,不然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说着,少女眼眶泛红。昨日接到近侍传报的时候,她瞬间就慌了神,等赶到手入室,看到那浴血的六位,心如刀绞般痛。哪怕过了一夜,现在再想起来,心还有些抽痛。


她就任此处的审神者已将近十年,她麾下的刀剑男士经过时光和无数场战斗的淬炼,实力在这一带的本丸中是排得上号的。


早在多年前,在她弟弟刚正式就任审神者那年开始,她这里就甚少出现中伤以上的情况,哪知道昨日……


那都是她心爱的孩子们啊,差点就失去他们了。


心疼还在手入室中歇着的刀剑,景香眸中闪过一丝冷光,“战前情报是时之政府那边提供的,我这边的斥候和狐之助也确认过一遍,没问题。”


“可还是出事了。听蜂须贺说,他们到达目的地侦查的时候就发现,敌人的实际兵力与情报不符,比情报中的要多,但也多不了多少。这种不算太过严重的误差可以原谅,毕竟,听说时之政府那边近来人手十分紧缺。”


“解决完敌人,他们准备返程。就在这个时候杀出一批更强的溯行军。”


“确定不是检非违使?”景明问。


“确定。那是溯行军,出乎意料的强大。他们刚经历一场战斗,本就有所消耗,又遇上更强大的敌人,短兵相接后,不过两三分钟的时间便完全落入了下风。幸亏当时他们距离返程点不远,全员成功撤退。”


“数量呢?那些溯行军的数量。”


“不多,十个。”


少年瞪大双眼,有些难以置信。


“情况不算太糟,还是有些收获的。那十个溯行军,兴许与当年的事情有关。”


“有关?”


景香点头,不过她并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打算,“有些东西还没查清楚,等弄明白再说。”


“今晚我就不留你的饭了,喝完这杯茶就回去吧。审神者不能长时间离开本丸,这是规矩。”


不仅不打算说下去,还准备赶人了。


少年脸顿时就垮了下去,可怜兮兮看向自家姐姐,请求再留几日。冷漠无情的姐姐表示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正巧,弟弟家的长谷部将资料整理打包好了,姐姐高兴地一挥手,车架在门口候着,就等弟弟上车走人了。


“姐,要不……”


把你家安定借我几天。


“想都别想!那是我家的!”


“咱们是一家的,你家的不就是我家的嘛。”


别那么小气嘛。


“滚!这事没商量!”


臭小子,还学会挖墙角来了。


离别在一阵闹腾中完成。当晚,景香收拾房间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卜卦用的特等谕令少了几个,想起今早自家不省心的弟弟那阵折腾,气得拍案而起,直想揍人。


在房间转悠几圈找不到趁手的东西,想想也没有能揍的对象,只得无奈坐下,在心里给弟弟狠狠记了一笔。


 

……

 


这一次出阵地点是战国时期的三方原,按照审神者的交代,此次出阵人员安排如下:


队长:崛川国广


队员:和泉守兼定、长曽弥虎彻、陆奥守吉行、加州清光、一期一振


他们都不是第一次出阵此地,这里的溯行军实力如何,大家都心里有数,狐之助的情报也跟以往差不多,只提了一点:最近在战国三方原发现不明生物出没,请保持警惕。


是以,原定是由骨喰带队,短刀为主的出阵队伍就换成了现在这支。


“一路小心。”


烛台切和药研等人在传送装置前相送,心中为情报上被着重标明的那句话感到不安。


“了解。”


“放心,很快就回来。”


装置启动,耀眼的金光笼罩出阵人员,光芒褪去后,眼前景色已变。


此次任务是阻止时间溯行军对武田氏军统帅武田信玄的刺杀。众人来到武田氏行军路线上,隐蔽在距离主道一段距离的高地上。


侦查——


“啊啦,那周身不详的黑气,想忽视都难呢。”


难得的,崛川轻声说笑了一句。


“给予下一步指令吧,队长。”清光的声音有些懒洋洋的,“这里空气真叫人讨厌。”


“鹤翼阵,一个都别放跑了。”


利刃出鞘,凌冽的寒光锋锐刺目,刹那间绞碎一把尚未反应过来的大太刀。


盾兵持盾上前,抵住轻步兵攻击的脚步,盾牌间隙中,一杆杆长枪探出,直取敌首。


轻骑试图从侧翼突破,然而敌方轻骑呼啸而来,双方在主战场外相互牵制着。双方的弓兵早已交手,谁也没吃着便宜。


敌人出乎意料的难缠,初定的阵型被打乱,众人奋战,寻找机会破敌。


机会很快就来了,敌方的一把短刀被己方轻步兵牵制,相互呼应的阵型出现缺口。


和泉守和清光抢先一步突入敌阵,崛川紧随其后,稍后半步是长曾弥和陆奥守,一期一振殿后。


六人将缺口撕开,敌方溃不成军。


反手一刀挡住短刀的偷袭,清光顺势后退一步,整个人缩进后方太刀怀里,同时手上的利刃刺入要害,用力往后一送,敌人哀嚎着倒下。


刚才袭击他的短刀已经被陆奥守一子弹送进地狱。


确定已将敌人全歼,清光甩去刀上残留的血迹,帅气地收刀入鞘,抬头看了眼有些压抑的天空,只觉胸口有些发闷。


不对劲。


“撤去返程点,等双方军队正式交手后再离开。”见大家聚拢过来,确认一遍皆无受伤后,崛川说出接下来的打算。


这也是一直以来的章程了,众人迅速撤退前往返程点,一路上留意看有没有方才未发现的敌人。


接近目的地时,前方领头的崛川忽然停下脚步,打手势示意大家注意隐蔽。


这次的返程点在一片树林里,那是一个小水潭,潭水清澈见底,水潭旁还生着一簇簇淡粉色的小花,辨识度甚高。


相当风雅的一个地方,当时帮忙整理出阵信息的歌仙兼定还遗憾,此次出阵名单上没有自己的名字呢。


然而,现在,这里却是黑气缭绕。


地上的青草出现一块一块的凹陷,像是被什么东西踩过的脚印,凹陷比成人手掌还要大上几圈,那里的青草干蔫枯黄,毫无生气。


不是时间溯行军。


那脚印,看上去更像是某种大型猛兽留下的。


返程点出了问题,不知道闯进来了什么,而且,看样子那东西还在附近。


几人不约而同的想起那句“有不明生物出没”,一时间统统皱起眉头来。


一阵阴冷的风吹过,有什么在接近。


立即进入作战状态,刀剑半出鞘,他们清晰看到从他们十一点钟方向走近返程点的生物。


估计三米身长,一人高,四肢着地,周身黑气缭绕,再具体的便看不真切了,只觉得似狼似虎。


危险!


六振刀寒毛倒立,感到一阵战栗。


‘……这……这里……’


就在他们全身紧绷的时候,一个声音在他们耳边若隐若现。


‘……看……这里……看……看这……里……’


那个声音太轻,时隐时现的,他们全神贯注戒备着那个可怕的生物,都以为那声音是错觉。


清光觉得,那声音有些熟悉,只是太轻了,好似下一秒就会消失无踪。下意识地,他凝神去听,感觉那声音似乎是从他们后方传来。


‘……看这里……快……里……’


没有得到回应,那声音有些焦急和委屈。


清光听出来了那丝焦急和委屈,心中没来由地一阵烦躁——他不喜欢那样,那声音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忽地转过头,循声望去,下一秒,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处于警戒状态的五人被清光的举动吓了一大跳,好悬没暴露了自己。他们顺着清光的目光看去,脸上的表情没比清光好多少。


他们身后不远处的一棵树后,围着白围巾的少年满脸焦急地看着他们,见他们终于有反应,松了口气后向他们招手,示意他们赶紧过去。


“这……”


和泉守忍不住低呼一声,崛川和长曾弥回神后立刻看向清光,清光仍处于震惊失语的状态。


一期一振没明白具体是怎么回事,但少年的衣着已让他心里有了几分猜测,陆奥守则是回头看向返程点,这下又把自己吓了一跳。


“它发现了,快跑!”


子弹只能让怪物略略停滞一瞬,陆奥守大喝一声提醒同伴们赶紧回神。


压下心中的情绪,清光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一边后撤的同时,迅速拔刀转身对敌。


为什么……


‘别跟它交手!’


方才若隐若现的声音骤然清晰起来,清光眼底瞬间出现一层水雾,他眨眨眼,竭力将水雾隐去。


安定……


‘快跑!别让它碰到你们的本体刀剑!’


少年奋力大喊,阻止他们涉险。


六人迟疑了一瞬,还是选择相信少年的话,加快脚步甩掉怪物。


他们心里也清楚,他们所有人加起来都打不过那个东西,之前一战中存活下来的盾兵步兵一个照面便被那怪物撕碎了。


那可是本丸用心打造的精兵。


他们连痛心的时间都没有,怪物的速度极快,紧咬着他们不放,落在后面的一期一振眼看就要被追上了。


怪物一爪向前挥去,一期一振反身抵挡。他记得少年的话,只用刀尖轻巧地将爪子挑开。然而,就这么一下,他却如遭重击,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


几人见状,立刻折返回去解救同伴。但有个身影比他们更快。


浅葱色的羽织在眼前一晃而过,下一刻,铿锵的金属撞击声响起,伴着野兽的哀嚎。


少年身手利落地横刀格挡,脚下前踏一步,手上用力一送,愣是将那怪物逼退半步。


借着这个空当,少年回手,侧身而立,双手握刀横于脸侧,上身微微前倾,重心下压,对准目标面门快准狠地三下突刺。


平晴眼——


分明是三次突刺,但少年出刀速度太快,看上去仅刺出一击。


被少年攻击的地方炸出一团白焰,怪物被炸得不轻,吃痛地哀嚎着后退了好几步,原本有序围绕在它身周的黑雾也被炸得紊乱。


似乎没想到有人能伤到自己,怪物缓过来后没有再上前攻击,但也没有离开,保持着方才退出去的距离,惊疑不定地徘徊着。


少年完成那精彩的一击后便定在了原地,也没追击,维持着突刺起手式动作,目光锐利,紧盯着怪物。


怪物在不远处徘徊,少年在原地戒备,只要怪物试探着往少年这边探出利爪,少年便立即探前一步作势攻击。


和泉守等人将受伤的一期一振往后带了带,纷纷持刀对准怪物,配合少年的动作,防备怪物再次上前攻击。


双方这么僵持了一会儿,最后怪物不甘心地低吼一声,转身迅速跑远。


敌人跑了,他们仍不敢动。继续保持戒备等了一阵,待林间的黑气逐渐散去后,他们才渐渐放松下来。


少年收刀入鞘,缓步退到一边,直到后背碰到树干才停下。


清光一直注意着他,见情况有点不对,立马上前。这才走了几步,少年闷哼一声,晃了晃,到底没能站稳,软倒在地。


“安定!”


清光一个箭步上前将人接住,惊恐地感受着怀里与想象中的温热截然相反的冰冷。


“安定!”


怀里的少年吃力地睁开眼,记忆中澄澈蔚蓝的双眸黯淡无光,瞳孔溃散,里面却有一丝显而易见的欣喜。


‘……名字……’


‘……我就知道……你知道我的……名字……’


尽管说话这个举动,对于现在的少年来说过于费力,他仍竭力振动干涩的声带。


‘……不记得你的名……名字……’


‘……我记得你……’


他急切地想把话说清楚,奈何他的状态太差,生锈的脑子里一片混乱,连带着说出来的话都有些颠三倒四的。


清光认真听着,从少年破碎的语句中东拼西凑,连蒙带猜地,终于明白了少年想要表达的意思。


……


怀里的人就是安定没错!


他几乎忘了所有东西,包括自己的名字。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不知道那个怪物是什么。只知道那东西很危险,能吞噬所有它碰到的东西的灵气。


他不记得他了。只知道,他不希望他受伤,那股保护的欲望很强烈,无法忽视。所以他试图引起他的注意,告诉他远离那个可怕的怪物。


他很开心,因为见到了他。


……



“……安定……”


清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一遍又一遍地,轻声唤着他的名字。这个,他在心里念了五年的名字。


安定在他怀里,轻轻地笑着,眸光愈发黯淡。


似乎不过是眨眼间,又似乎过了很久,清光看着安定身形慢慢变淡,及至最后,化作无数光点随风散去。


他愣愣地跪坐在那儿,直到崛川拍了拍他的肩膀喊他才反应过来。


低头一看,怀里只剩下一振打刀。


从刀鞘到刀柄,还有刀鞘内的刀刃,每一寸都熟悉得刻入灵魂。


清光抱紧残破得不像样的打刀,抬头向同伴们微微一笑,说自己没事。


不用他们说清光也知道,他定是笑得比哭还难看。


真是的,一点都不可爱了呢。

 


崛川看看神志开始溃散的一期一振,再看看明显还没缓过来的清光,叹了口气。


“即刻撤退。”


“我们赶紧回去本丸吧。”


长曾弥和陆奥守一左一右搀扶着一期一振,和泉守跟在清光身边以防万一,崛川打头,六人再次来到返程点,在金光包裹中离开。

 




终于找到你了,安定。





————————————————


安定:!


清光:安定QWQ



自国服开服以来,终日沉迷男色无法自拔……(这不是你不吐更的理由!


好吧,卡文卡得厉害_(:зゝ∠)_


还有小天使记得这篇文吗……婶婶的名字很有槽点,但取名废的我真的尽力了(看我真诚的双眼


最后,安定定要回家了,开心吗O(∩_∩)O~~



评论(3)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