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枫听雨

本命快新,现在窝博晴坑里,希望能天天吸到波特,敲碗等明唐、冲田组的粮

【小段子】你敢打我?!


前情提要:

魂十中,茨木无心打架只想对对面的大天狗放水,自家的大狗子在一旁又是为茨木对自己的爱惜感到高兴,又是为茨木对别的大天狗假以辞色而气得屡屡炸毛。

为这事,两只在家里没少被晴明阿爸喊去聊天。然并卵,他们依旧我行我素。

直到那天刷魂十,再一次因为茨木下意识留手,大天狗和妖刀姬拼了命都没抢救回来,算上这次,那已经是当天连续第不知道多少次的魂十翻车。

出来后,大天狗实在忍不了,为此跟茨木吵了一架,最后还大打出手,差点没把寮拆了。

晴明匆匆赶来收拾残局,把两只暂时分开,大天狗被安排看结界,茨木被安排前往高级探索区域带崽。



……



茨木日常带崽崽,今天来到了第十八区探索区域。

出发前被告知,这里有大天狗出没。

茨木这几天认真思考一下,觉得以后去御魂塔十层战斗时还是认真对待,毕竟对面是大天狗不错,但到底不是自家的。

总不能真为了两只野生的把家养的给气坏了吧。都是大天狗,不过家里的是不一样的。

具体该怎么形容,茨木没琢磨出来,但就是不一样。

话说,家里那只,要怎么哄?

伤脑筋。茨木觉得他有点头疼。

再抬头,对面刚卷完羽刃暴风的大天狗正收拢翅膀缓缓落地,受伤的翅膀动作有些僵硬。

茨木眯起眼睛,对着他扔了一团黑焰,看到他吃痛地后退一步,羽毛掉了一地,强行压下心中的不忍。

上一击的地狱之手到底还是没忍心抓在他身上。

答应了自家大天狗不会放水的,但到头来还是……

又一个风袭打在身上,身上被羽刃暴风刮出来的几道口子愈发狰狞,有一处已经隐隐窥见白骨。一旁的椒图很是着急,可她自己不是专业的治疗,能帮的地方有限。

再挨了一个风袭,看样子对面把自己定为集火目标了。茨木扯着袖子随意擦去嘴角的血迹,紧盯着对面的大天狗,鬼火化为汹涌的妖力。

——地狱之手!

所有敌人都在肆虐的紫黑色妖力中泯灭,椒图和崽崽们欢呼雀跃,晴明走来注入灵力为他稳定伤势,同时也在赞叹他刚才快准狠的一击。

茨木闭目养神,心里的小茨球却是举起爪子恨不得将大天狗那张欠揍的俊脸给撕个粉碎。

你丫敢打我?!

吾用小拳拳捶汝胸口!哼!

————————————————————

大天狗:阿爸,在十八探索区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茨木回来不理我了?

晴明:咳咳……(阿爸可怜的孩子,还是不要告诉他残忍的真相了

妖刀姬:今天粑粑麻麻又闹别扭了呢。阿爸什么时候才把阿灯带回来呢?

评论(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