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枫听雨

本命快新,现在窝博晴坑里,希望能天天吸到波特,敲碗等明唐、冲田组的粮

【冲田组】余生 02 美梦


*愚蠢的我忘记加标题了,第一章叫思念

*狠心的我向两只小天使下刀了

*中长篇(大概……

*有刀有糖

*私设如海









02     美梦



自本丸建立以来已经过去了数年的时间,这是本丸建立以来的第五个年头。


也是自那个夏夜后,清光能够再次站在阳光下的第五个年头。

 



完成传令任务后,清光去锻刀房转了一圈,随后有些失望地回去向审神者复命。


“辛苦了,清光。”年轻的审神者合上手中文书,拿起桌上的一个纸包递了过去,“这个是给药研的,麻烦清光帮我送过去了。另外跟长谷部说一声,五分钟后在门口等,陪我出去一趟。”


“欸,今天明明是我当近侍。”


“哎呀,别吃醋呀。”


谁吃醋了……清光耳根有点泛红。


“只是有些事情,相对而言,交给长谷部比较合适而已。”


这样啊……


“再说,我可是要把一个重要的任务交给清光的呢。”


闻言,红色的付丧神立刻收起撒娇的表情,正襟危坐。


“我这次外出准备拜访一位前辈,可能比较久,来回一趟要四五天的时间。我离开的这段日子,本丸就拜托清光了哦。”


那可真是……


清光表情严肃地回答:“加州清光定不负主上期望。”


“噗,清光严肃的样子也好可爱呀。”本来还打算高冷一点点头回应,然而完全绷不住。


清光无奈一笑。


“啊啦,主上还真是喜欢我呢。”


“是呀,我最喜欢的清光,有什么礼物想要的吗?这次的路线会经过万屋哦。”


礼物吗?


“一时间还没想到什么特别想要的。不过,要是主上看到有金平糖的话,请您带一点给我吧。”


“好的。”


待清光离开房间前去完成自家主上的命令后,温暖的笑意渐渐从审神者脸上褪去,他低头重新翻看方才的文书,神情渐染凝重。


最后无奈叹了口气。


“但愿一切顺利。”



……





春天,树木萧索的枝条生出点点嫩芽,空气还带着丝丝隆冬的冷冽,冬雪融化,气温比其寒冬时节更叫人难受。


扎着马尾的少年走在街上,蓝色的眼眸饶有兴趣地看向街道两旁的景色。他走在一处集市上,这会儿天才蒙蒙亮,但集市却已经颇为热闹。


早有勤劳的商贩早早打开店门做生意,更别提路边一家家锅里冒着热气的早餐小摊。附近人家有男人当早差的,不耐烦在家里耗费吃早饭的时间,路过集市买点吃的,也有不少妇人挎着篮子,早早来集市采买,为接下来的一天做准备。


少年在早集市的人群中显得格外打眼,不为其他,现下温度还低得很,就是正午太阳高挂也冷得紧,更别说这才早晨。


来往的人不论男女老少皆着厚厚的衣物,生怕一个不小心冻出个好歹来。少年倒是毫不在意的样子,灰色的里衣外边儿就罩了件薄薄的浅葱色羽织,颈上围一圈白色的围巾了事。


况且,这孩子长相还颇为不赖,皮肤甚是白皙,左眼角下那一滴泪痣更是有如神来之笔。


更奇怪的是,来来往往的人们并没有怎么留意到这位穿着不合天气,又是生得这般俊俏可爱的少年郎。


瞧见一家卖些小玩意的杂货铺,少年眼睛一亮,快步上前,盯着门口小桌上的一个木制小人,眼中满是兴味。


那个小人不过一掌高,是个持刀武士,留有长发,只随意在脑后一束,做工极为精致。不知道创作者想要表达些什么,小人的衣物用红色系颜料上色,就连双目瞳孔也被漆成如鲜血般殷红。


少年越看越喜欢,指着那小木人,侧头向一旁的老板问价,声音清澈温润:“老板,请问这个怎么卖?”


不想,那老板一点反应都没有。在少年走近店前,他便缩着手坐在门口发呆,脚边还烤了一盆炭取暖,静静地等着客人上门。


但从少年走来至今,那个老板就像离了魂似的,半点反应都没有。铺子不大,店门更小,少年盯着木人瞧个不停的时候,早有半个身子挡住了老板的视线。而老板的反应……


就如同没看见少年那般。


等了一会儿没等来回答,以为老板走神没听到,少年侧身准备再问一次。动作到一半,他突然顿住,无奈一笑,随后念念不舍地又盯着小木人看了一会儿,便转身离开,不再留恋。


他记得他要去一个地方,不过他不赶时间,可以慢慢走。


也不能停留太久。


虽然不知道是谁,但他总觉得,有个家伙在目的地等着他。


他等了他好久。


他也等了他好久。

 






浅草清晨的集市少年还是第一次见到,心中难免好奇,觉得这里有趣,那里也有趣。他本就是调皮的性子,只是长得乖巧讨喜罢了。这会儿没人在旁看着,那就别想消停。


蓝色的眼睛溢满笑意,这里瞧着好玩,那边也想看看。少年嘴角一直挂着愉悦的弧度,他好奇又认真着看着,想把这些有趣的事物都仔细记下来,然后告诉……





告诉……



告诉谁呢?


少年皱眉想了想,没想起来。


肯定是很重要的人,他想。


或许是那个在目的地等着他的家伙。


所以,还是稍微走快一点吧。


想快些,见到那个家伙。


少年脚步轻快,愉悦的心情根本掩饰不住。


他腰间别着一把打刀,刀鞘残破,一看就知道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被细心保养过,刀柄蔚蓝,想来原本是与少年的眸色那般漂亮。



……








用过晚饭,确定完成主上交待的任务,清光从次郎太刀的房间顺了一壶酒,带着平野送的一盒茶点爬上了屋顶。


地点是药研介绍的,说这里可以看见整个本丸,景色特别漂亮。


他扫了一眼,心里甚是赞同。


今夜无风无云,满月高挂。


指尖沾点酒,在瓦片上画出自己的刀纹,清光看着刀纹微微上浮,最后停在瓦片上方一指高的地方,然后心里呼唤亲爱的主上。


‘主上。’


过了一会儿,主上“来”了。


‘清光小可爱,想我了吗?’


明知道对方看不见,仍是忍不住侧头不好意思的咳了一声。


主上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不,很多时候都没个正型。为了这个,老妈子长谷部可是操碎了心,然而情况并没有好转。


‘怎么不说话了?害羞啦?’


清光决定,作为遭受主上调戏足足五年的有经验人士,他还是淡定一些。


随即无视那调侃的语气,正儿八经地把今天本丸的情况上报。


‘主上,时间溯行军最近比较安分,但行踪却有些诡秘,要多多留意才是,莫要轻易放松警惕。’


‘我知道的,这些有时之政府的情报人员盯着,不会出大岔子。’


‘另外,主上,您准备什么时候回来?您这次外出时间过长,大家都很担心。’


说好的四五天呢?!这都快半个月了!


‘啊,大家这么关心我,我好开心啊。’


‘我想想,给大家都备一份礼物吧。’


‘清光有什么好提议吗?’


请您不要岔开话题。


‘好嘛,再过几天就回去了。辛苦你了清光。要是有什么疑问,我又没办法及时解答的话就找狐之助哦。’


‘是。’


‘能为主上分忧,深感荣幸。’


‘别这么说,大家都是一家人哦。’


恩,一家人。


清光一边赏景一边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酒,红眸渐染醉意。


没一会儿,人就枕着手臂睡着了。


嘴角带笑的样子,看来梦见了什么美好的事。


安定……


今晚本丸的月色,很美哦。


……






少年迈着轻快的步伐,从浅草走到京都,一路没停歇。


他从浅草到京都,从城市走到郊外,又从郊外走到城市,路过很多个村庄,看到了许多美景,还有有趣的事物。


从白天走到黑夜,再从黑夜走到白天,他走过整个春夏秋冬,仍没停下脚步,仿佛不知疲倦。


他在一座小山中赏樱,漫步过热闹的庙会,在壬生寺的石碑前发呆,数着上面积满灰尘的裂缝,走进空荡荡的屯所,在地板塌了一角的道场一躺就是一整天。


穿过繁华的京都街道,到池田屋里打转,无聊跑到油小路,跟一只粘人猫咪玩了一下午,或是在屯所附近的小寺庙里静静地站上一天。


没有任何人注意到他的存在,哪怕他身陷人群之中。


那双满溢着星光的蓝眸渐渐暗淡,愉悦被迷茫驱逐,脚步变得沉重而迟疑。

他有些茫然。


总觉得已经迷失了方向。


我要去哪?


和那个家伙约定了的地方,是哪里?


不对……


那个家伙是谁?


我在等谁?


谁又在等我?






他不知道。


想了很久,想到脑袋都疼了,还是没想起来。

 

我是不是忘了些什么。

 

少年很是苦恼,满脸愁容,直到他走到旧屯所,那里有棵上了年纪的树,听说在旧屯所修建前就在了。


他沉默地注视着树前那个小土包。


良久,少年说话了,声音发抖,有些嘶哑。


“我想起来了。”


“对不起呀,这么久才来。”


我来看你了。


清光。


“我说,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后面发生的事了。”


“不然怎么会一声不吭就走掉呢。”


“也是,你这么怕寂寞,又臭美缺爱得很,不是提前知道了冲田君的事,怎么舍得就这么跑掉。”


“现在你该是和冲田君见面了吧。”


“开心吗?你可以尽情独占冲田君了哦,没人跟你抢。”



……



少年叨叨絮絮地说了很多,想起一茬就说一茬,到后来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他觉得,此时他是想哭的,但眼眶干涩得很,一滴泪都挤不出来。


想了想,又觉得没意思,反正哭得再惊天动地都没人看得见,还是省点力气比较好。


哭不出来,心里又难受,那就继续说吧。


甭管说什么。


“冲田君,你也太偏心清光了,他尾巴不得翘到天上去。”


“清光你也是,太狡猾了。”



……



“清光,我跟你说哦。”


“书上那些东西都是骗人的。”


“不都说美梦成真吗?怎么我做了那么多美梦,就每一个成真呢?”


说完这句,许是累了,少年安静下来不再开口。


四周的景色渐渐退去,无尽的黑暗袭来将少年吞没。


他慢慢闭上眼睛,一如他的长相那般乖巧。




 

晚安,清光。


————————————————


安定:我是谁?我在哪?



啊啊啊啊啊,我要被乐乎的排版折磨疯了

你萌的安定定到货,请签收_(:зゝ∠)_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