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枫听雨

本命快新,现在窝博晴坑里,希望能天天吸到波特,敲碗等明唐、冲田组的粮

【冲田组】余生 01

*咸鱼的我忍不住开坑了,本来准备存多点稿的说
*_(:з」∠)_
*没办法,冲田组的小天使们太可爱了
*但我还是狠心下刀了
*有糖有刀
*中长篇(大概……
*私设如海









好了,上文!

01


“完成。”

轻轻吹了吹指甲,让它干得稍微快些,清光放下手上的小刷子,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

主上从现世买回来的指甲油,听说是纯天然植物色素调制的,带着淡淡的草木清香,红色鲜艳而纯正,充满活力。从看到它的第一眼开始清光就爱上它了。

主上果然最爱我了。

清光幸福得心里直冒泡。

“清光!打扰了,有没有见到兼桑?”崛川跑来门前,满脸的着急。

“兼桑?没有哦。怎么了?”

 “今天轮到兼桑出阵,但是一直找不到人。”听到清光的回答,崛川更焦急了,“我再去那边找找看,谢谢你了,清光。”

忽然想起点什么,清光叫住急忙离开的崛川:“我记得昨晚好像看到兼桑找陆奥守去了,你找陆奥守问问,他估计知道。”

“好的,谢谢了清光。”声音越飘越远。

真是辛苦你了崛川。

为兼桑的脱线叹了口气,清光坐回小桌旁,一手支着头,一手不自觉地在脸旁扇动,试图驱散夏日的闷热。

今天的天气好像格外恶心,太阳太大,还一丝风都没有。

远处的绿叶被过于热烈的阳光照得仿佛在发光,清光盯着外面不知为何想起方才崛川着急担忧的模样,然后一双清澈温润的蓝眼睛闯入,霸道的占据了他的所有思绪,不由怔怔出神。

随着时间的推延,审神者实力的增强,本丸的刀剑逐渐多了起来,实力也慢慢成长起来,这个被他们称之为“家”的地方,渐渐变得热闹。

实力足够的刀剑多了,出阵、远征和内番的人手也就充足了,作为初始刀的清光空闲时间也多了起来。比如今天,连续出阵三天的他就没有被安排活计,安心休息。

前段时间,锻刀房不知吃错什么药,接连锻出江雪左文字和两把短刀,这下栗田口一家算是到齐了。待新来的刀剑们在本丸里休整几天后,审神者就分开几次,让他们出阵熟悉战斗,皆由清光带队。

清光绝不承认他心里是有点羡慕他们的。

不是因为主上更宠爱谁的问题。

从本丸建立到现在,转眼间,已走过五个春秋。

整整五年了。

清光目光微沉,红眸深处氤氲着思念,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浓烈得叫人窒息的思念。

那个笨蛋,该不会是迷路了吧……








 
叩叩——

“哟,清光,我记得你今天是休息的对吧。”

骤然响起的声音显得格外惊悚,有种在耳边炸开的感觉,清光差点没跳起来。下意识要拔出本体自卫的时候,抬头愣愣地喊了声:“长……长曽弥大哥。”

长曽弥挠挠头,有些抱歉地看了清光一眼 :“吓到了?抱歉啊。”

“没事。”清光摆摆手,耳根有些红。

怎么又想起他来了……还想得入了神。

好丢人啊。都怪那个家伙。

“对了,喝酒吗?山姥切昨天送了我些点心。”说着他抬起右手,露出方才被挡住的盒子,“我记得你今天休息,就来找你了。当然,喝茶也挺好的。”

清光表示乐意至极,但不大想喝酒,遂起身泡了壶茶,给长曾弥和自己倒上一杯。喝了口茶,拿起一块眼前精致的点心尝了一口,眼睛瞬间就亮了。

好吃!

看到清光这个反应,长曾弥哈哈一笑:“这点心不错吧。”

“超好吃的!”清光把手上这块剩下的一口吃完,满足地眯了眯眼,像只吃到美味小鱼干的猫咪。

“山姥切有没有说在哪里买到的点心?”

“没有。其实这是蜂须贺给我的。”说起这个,长曾弥嘴角的笑完全无法压制,“山姥切说,之前蜂须贺来找他,塞了盒点心给他,说买多了吃不完有点浪费,说话的时候眼神却一直往我房间那里飘。所以昨天他就把这盒点心送我了。”

“这不是挺好的嘛。”清光也笑了。

“我就说了,他并不是像表面上那样那么冷淡,只是口是心非而已。”

他由衷地为长曾弥感到高兴,他明白,蜂须贺虎彻那冷淡甚至是厌恶的态度让长曾弥万分的伤心难过。长曾弥极少有提及自己的感受,只有偶尔实在难受得厉害才来找清光倾诉。

长曾弥握着茶杯,只顾着看着那盒点心笑,笑得开怀,笑得有些冒傻气。

过了好一会,他才抬起头,“谢谢你之前的开导。”

清光大方地表示别客气,他不会告诉别人的。

“你呢?刚刚在想些什么?”长曾弥笑骂一声臭小子,拿起茶壶给清光倒了一杯,转而想起刚才看到的,“是不是想安定了?那么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谁……谁想他了!”

还有,谁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那个傻不愣登的笨蛋,不来也好,省得吵架。”

长曾弥好笑地看着清光被说中心事,急切想辩白,却惊慌得差点把手上的水泼出去,声音越说越小,耳根刚消下去的红晕有慢慢爬了上来。

这样子实在有趣得紧,长曾弥不由得调笑一声:“说到口是心非,其实你和安定也不差呀。”

天哪,大哥,你放过我吧。

清光干脆转头面向屋外,死死盯着院子的一棵草,迅速做着心里暗示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最后有些挫败的闭了闭眼。

好吧,我是想那个家伙了。

清光在心里承认。






 
“放心吧,他会来的。”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缓过来的清光听到长曾弥这么说,眼神暗了暗,随后又挂起微笑,转头对长曾弥道了声谢谢。

是啊,他会来的。

我在这里呢,他不来还能去哪儿。

呐,对吧,安定。




———————————————————————

清光:我在哪里,安定就会在哪里!

世界第一可爱的清光就是这么自信!

*没玩过游戏,花丸入的坑有不对的地方请务必提醒我_(:з」∠)_

*另外,亲们觉得这个婶是男的还是女的比较好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