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枫听雨

本命快新,现在窝博晴坑里,希望能天天吸到波特,敲碗等明唐、冲田组的粮

【冲田组】贺岁(上)

浏览器抽了,在爪机上折腾了好久才找到发字的地方(被自己蠢哭……
脑洞来了,光速摸条鱼
嗯,太困了,先摸半条






“那个,现在这个点,不太好吧 ……”

“嘘 ——”

“小声点 。”

“会被发现的啦 ……会被骂的 ……”

“没事。”

……

清晨的本丸总是比较安静的。况且,审神者大人难得下令全员休假,这会儿更是基本上都在被窝里,而昨夜下过一场大雪,现在连枝头的鸟儿都不见了。

短刀们却意外地早起。一大早聚在院子里,正小声计划着什么。五虎退抱着一只小老虎,有些为难地看着兄弟们,转头看向正在打呵欠的药研:“药研哥也要这么做吗?”

“偶尔一次也是可以的。”伸手揉揉小脑袋,药研清晰地看到弟弟眼中难掩的犹豫和期待,“况且主上也说了,这是允许的哦。”

那么……“加上我,我也……我也要玩。”五虎退向前一步,加入兄弟们的计划。

“记得哦,等下点着之后马上往空旷的地方甩,有多远扔多远。”

“好了。来——”

三!二!一!

“呜哇啊!”

被一阵噼里啪啦的巨响从被窝里震了出来,一手抓起本体掀开被子就往外冲。

“怎么回事?!敌袭?”

顶着鸡窝头,安定和清光两人站在房门口惊疑不定地看向四周。

入眼是熟悉的清晨的本丸,在全员休假的今天,显得格外祥和宁静。

咦——

安定吸吸鼻子,有些疑惑地往前走了几步。

这个……好像是……火药……的味道……

不远处的雪地上散落着一些鲜红的东西,安定快步上前,发现是一些红色的碎纸屑,有些还带着被烧焦的黑色,火药的味道就是从这里传来。

“安定,发现什么了?”

“是鞭炮。”安定捡起一片看了看,哭笑不得。

好像昨天晚上主上带回来的一个大箱子里就装的全是鞭炮,各式各样的。

“什么啊,谁一大清早的在放鞭炮。”清光裹了裹衣服,缩回被窝里,真冷。

“是短刀们吧。昨晚看到那些孩子都很期待地盯着箱子猛看呢。”

推了推把自己裹成一个茧的清光,“别睡了,起来吧。”

“不要。”

“不能因为休假就偷懒呀。”

“只是休息,没有偷懒。”

“刚刚这么一折腾,你还睡得着?”

“管我。安定,快把门关上,好冷的。”头都埋被子里了,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你起来我就关。”

“快去。”

“你起来我就关。”

“安定。”

“你起来我就关。”

“你关门我就 ……” 啊呸,我在说什么。

哗啦一声,冰冷的空气被隔绝在了屋外。

“我关门了哦,清光。”

“……”

郁闷地把头伸出被子,清光发现,安定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换好了衣服,现在正在跟蓬松的马尾较劲。

“起来了啦,清光,刚刚看到了,今天的天气很好呢。”

“恩……”不情不愿地应了一声,但还是不想从被窝里出来,冷。

看着马尾第三次被扎歪,清光终于忍无可忍地钻出被窝,拿起梳子接手处理安定的头发。

“笨死你得了。”

不知道第几次被这么说的某人那是一点都不在意,倒是心情甚好地笑了起来。

磨磨蹭蹭地,等外面院子里已经彻底闹开时,两人才算是打理好自己走出房间。

才伸完懒腰,迎面飞来就是一个雪球,安定一个侧身让过,雪球擦着清光的耳朵砸在了柱子上。偷袭失败的今剑一脸遗憾,随后反应过来似的转身就跑。

雪仗……吗

“等等!不许跑!”安定喊了一声,紧跟着就追了出去。

“你也给我等等!安定!”

一个不留神,人就跑得没影了,清光瞪眼站了一会儿,最后只能无奈叹了口气。

慢悠悠晃去厨房跟烛台切要了点吃的,然后又走回来。路上看到几个藤四郎呼啸而过,后面追着被打搅了睡眠的打刀,随之而至的是一个个大小不一的雪球,雪球有的准头不行,有的被灵活闪避掉,有好几个差点殃及了他这条池鱼。

安定不知道追着今剑跑哪里去了,没看到人。

不管了,难得积雪这么厚,堆个雪人吧。

呼——

把竹签上最后一个丸子吃掉,安定满足地弯起嘴角。

今剑太能跑了,方才安定追着他几乎将本丸跑了个遍,最后两人在马棚附近停了下来,各自向对方扔了那——————————么多的雪球结束决战。今剑转身寻找下一个目标,安定则跑到厨房找吃的去了。

“你们两个还真是……”

烛台切无奈地笑了笑,用便当盒装了两人份的早餐,然后拿了个纸袋给安定装了几串刚做好的丸子,把东西一并递过去之后将一脸渴望地盯着温在锅里的鱼豆腐的安定赶了出去。

“虽然很高兴你们这么喜欢我做的料理,但是不许偷吃。”

“好吧。”刚刚尝了一口,真的好好吃。

……

“清光,我带了早餐哦。今天的鱼豆腐超好吃的。”

抱着食盒回到房间,安定看见门前空地上立着两个雪人。雪人做得很精致,就连充当手的树枝也是经过精挑细选,还花了些心思修剪过的,一个戴着红色的围巾,一个戴着月白色的围巾。

雪人……

食盒放在廊道上,安定愣愣地看着那两个雪人。

雪地很白,纯净的白,上面散落着不少喜庆的红色,此时,阳光正好。

听到动静走出房门的清光还在呵着有点冻僵的手。他也才刚进的房间,堆完两个雪人,被炉也烧的暖和了,本来要在被炉里暖暖,结果就听到安定回来。说实话,他有点期待安定看到那两个雪人时的表情。

他可是很用心,很用心地堆出来两个可爱的雪人的。

伴随着清脆的出鞘声,一抹亮光扫过清光眼角,随后,他听到一声重物落地的闷响。其实应该是两声,只是叠在了一起。

清光一愣。

两条围巾被叠整齐挨着食盒放着,门前的庭院里,安定还保持着挥刀的动作,身前是四个浑圆的雪球,两个稍大,两个稍小。

那两个精致的雪人呢?

哦,很遗憾。

他们已经人头落地了。

柔和温暖的阳光照着,鸟儿们在枝头蹦跳,叽叽喳喳,很是热闹。

院中的气氛有些凝固。

恩?

有杀气。

安定警惕地回头——

看见清光沉着脸站在房门,锋锐的目光落在他 ……的本体上。

!!!

“额……”

“唔……那个……清光……”

目光几乎凝成实质要将他和他本体洞穿。

安定慌忙把手背过去,没看见刀尖俏皮地从肩膀一侧露了出来,讪讪一笑。

“清光,听我解释。”

“安!定!”

不用解释了!看你干的好事!

拔刀吧!

“哇啊——”

新一轮追逐战开始。


———————————————————————
这字数……
哎呀,算了不管了

大家新年快乐呀

小天使真是太可爱了,怎么能这么可爱\(//∇//)\

@如裁素白   你看你看 我更了我更了  我写了哦
  快夸我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