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枫听雨

本命快新,现在窝博晴坑里,希望能天天吸到波特,敲碗等明唐、冲田组的粮

【博晴】平安京事务所

*基本设定来自手游

*现代架空

*私设很多

*更文超慢






Chapter. 03  荷塘月色  中

 


“晴明!”


博雅尽量压低声音,他伸出手想把眼前这个人拽走,但不知道想起来些什么,手举到一半又停下,有些尴尬地顿在半空。


“你到底想干嘛?能不能先跟我通个气啊!”


“别急别急,我们先收集一下信息,晚上再去湖边看看。”晴明斜倚着一棵树,塞着耳机,一脸严肃地看着自己的手机,连一个眼角都没分给博雅。


“晴明,这一片都是女、生、宿、舍!”


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句话,博雅看着毫无反应的晴明,脸色有些发黑。


在博雅脸上的表情彻底失去控制之前,晴明总算将目光从手机屏幕上移开。


“我知道,我也没往里边走不是。”


看着博雅的神色,晴明没忍住笑了出来,语气甚是无奈。


“我是在干正事,源大少爷。”


博雅瞪他。


真当他瞎呀,刚才这家伙可是放了只灵鸟进了一间宿舍的。


灵鸟是阴阳师们最常用的符纸式神,作用极多,录像录音、实时转播什么的都是小意思。


晴明把那只灵鸟当录像机用,给自己的手机做了些小手脚,将收集到的画面和声音实时传送到自己的手机上,方便查看。


他是不是得夸这人一句挺会与时俱进的。


“什么正事需要……人家宿舍,没想到你是这样……”


“欸欸,打住打住,你想什么呢。”晴明有些哭笑不得,转手将手机耳机都塞到他手里。博雅被吓了一跳,下意识去看屏幕,但又马上反应过来一把将屏幕朝下扣住手机,耳根微微泛红。


晴明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只示意博雅看看屏幕上显示着的画面,“想什么呢,我们这趟是来完成委托的,是工作。”


将信将疑地瞄了眼屏幕,好像真的没有想象中的画面,博雅这才放心地戴上耳机,大大方方地看起来。


画面上是某个宿舍,四人间,打理得很整洁温馨。


眼下里面只有一个女生在,那女生看起来有些不对劲,脸色有些苍白憔悴,坐立不安,抱着水杯在那里喃喃自语,神情一会儿忧伤担忧,一会儿恼怒愤懑。


“最近有学生失踪了。”


仔细听了下那人的碎碎念,博雅得出了这么个结论,抬头看向晴明,见晴明点头后,眉头便皱了起来。


“你是怎么找上这个学生的?”


话刚出口,博雅便想起方才隐隐听那女生提到过的“流言”,随后又想起今日中午在食堂看到听到的。


“你认为,湖那边的东西,和这件事有关?”


此话得到了晴明一个意味不明的微笑。


“隔着老远就能感受到的怨气,那东西的来历嘛,肯定是干净不了的。既然湖水的浊气是近日才出现,我们只管去查查,这学校或附近近来有没有发生些比较特别或奇怪的事情便可。从这个方向着手,总不会错的。”


说着,晴明取下了博雅一边的耳机给自己戴上。


没过多久,他们就看到画面上,那个女生一把抄起钥匙就离开了宿舍。


“看来,我们的女孩是找到一个确切的怀疑对象,准备立刻行动了。”


他们左手边的那栋宿舍楼,方才在画面上看到的那个女生从大门出来,小跑着迅速离开了他们的视线。


“我们跟上去吧。”


“不急,你不是说在学校感受到阴阳术和陌生阴阳师的气息吗?再去别处转转。”


晴明让灵鸟跟上,好方便他们及时了解那女生的动向。他对博雅先前对他提到的陌生气息有些好奇。


没有多说什么,博雅带着晴明去他之前怀疑的几个地方。离开前,博雅想了想,还是放了一只豹型的符纸式神去跟着那个女生,他有些不放心。


瞧见他动作的晴明笑了笑,暗道,还真是个热心的家伙。


 

……


 

“聚阴阵?”


博雅有些不确定地重复了一遍晴明的结论。


晴明颔首,“里面还套了个炼煞阵。”


这是靠近教师宿舍的一片树林,茂密的枝叶遮挡了一切可能落下的光线,太阳还没完全落下的时候,这里已经犹如深夜般昏暗阴森。


在逛校园的时候,黑豹发现了这个地方,本以为只是偶然的阴气聚集,没想到是人为布阵的结果。


法阵已经失效了一段时间,可聚集来的阴气却迟迟没有散去。


阴气过重的地方,总是容易出现些东西的。


抬手打散一直没有自主意识的魍魉,博雅走进已经破损被废弃了的法阵中心,附身拈起一片碎布。碎布曾沾满了鲜血,干涸后的布片发黑褐色,已经看不出它原来的模样,干硬非常。


“真是个残忍的家伙。”


“不仅残忍,还学艺不精,粗心大意。”


将已经失效的符纸丢掉,晴明站起来拍掉手上的灰,眼底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


“或者说,得意忘形?”


“和湖那边的那个是同一个家伙吧,晴明。”


“或许吧。”


“不管怎么说,试试招魂问问?”博雅扬了扬手上的布片。


见博雅把布片递过来,并附上一脸“开始吧”的表情,晴明不解:“怎么?”


“我不会。”


从语气到表情动作,源少爷都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理直气壮。


压下企图抽搐的嘴角,晴明接过布片开始尝试招魂。


“明明接受的是最正统不过的阴阳师传承,你怎么就把自己传承成一个彻头彻尾的除妖师?”


博雅抿了抿唇,开始思考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随口吐槽了一句的晴明转身开始招魂仪式。


本来就没做什么准备的阴阳师决定一切从简。


翻出一张画好的符箓,燃尽后半空中出现一个简易的招魂阵,晴明将一个小纸人丢进阵中,随后灵力化火点燃碎布片。


布片燃烧成一朵月白色的火焰,晴明挥手将其打入阵中,同时默念咒语,火焰迅速附着在小纸人上。


在触碰到纸人的瞬间,月白色的火焰瞬间变成诡异的血红色。


血色的火焰幽幽地燃烧着,在招魂阵的力量下慢慢扭曲出形态来,就在即将成形的刹那,火焰一阵剧烈的抖动,下一秒,和法阵一起化作光点,破碎四散。


看着眼前坠落的光点,晴明眨眨眼,似乎还没反应过来。


“失败了?”博雅问。


“即使不是同一个人,也脱不了关系。”


“什么?”博雅不解。


“刚才你有听到什么吗?法阵消失的时候。”


得到了否定的答案,晴明却是笑了,侧身看向教师宿舍的方向。


“再找找看吧,看看是谁在作妖。在后天之前,找到答案。”


虽然很微弱,可他确实听到了。


在风卷散火焰的瞬间,那个微弱的声音。


‘救救我……’

 





==================================


那什么……

我回来了


唔,认真看了下之前的内容,感觉那样写可能不太好,所以决定试着换另外一种叙事方式


一开始以为荷塘月色这篇能够一发完,最多分个上下的我真是太天真了


接下来会几场考试,我会努力保持周更的(越说越小声……)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