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枫听雨

本命快新,现在窝博晴坑里,希望能天天吸到波特,敲碗等明唐、冲田组的粮

【博晴】平安京事务所

现代架空


私设很多


更文超慢!





委托书02:

晴明大人,好久不见了。

我找到了一片很好的荷塘,尤其是晚上的时候,月光洒下来铺在大大的荷叶上,有些水雾笼罩,就像仙境一样。我打算在这里安家。

是这样的,最近湖里多了股充满邪恶的气息,我前去探查过,但不敢靠太近,那一片水域都被魔气染黑了。

能麻烦您来一趟,将那片水域净化好吗?我现在只能勉强保护那片荷塘。

对了,旁边是所学校,我听说最近好像有什么大活动要在湖里进行,就在后天,那样太危险了,我能感受到那股气息正在逐渐壮大,您能尽快赶来吗?





Chapter. 02  荷塘月色 上



随便寻了家看上去还不错的民宿,两人收拾了一番准备休息,一只灵鸟施施然地从窗户飞进来。


淡蓝色的鸟儿落在晴明手上,伴随着一阵柔和的白光化作一张信函。


随意扫了眼,晴明朝博雅扬了扬信纸,笑道:“这下,H大是非去不可了。”


博雅拿过信函,发现是张委托书,目标地点就在H大,随信附带两张明早飞往H市的机票。


“这么巧?”博雅挑眉。


晴明呵呵一笑,把灯关了之后准备睡觉。博雅见状耸耸肩,把委托书收好后也去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出发前往H大。


某种程度上算是第一次出远门的源大少爷显得格外的兴致高昂。


见博雅兴致勃勃的样子,晴明干脆打了辆车,从机场出来后先把H大附近一些比较有名的景点都逛了一遍,晃晃悠悠到下午日落时分才来到H大。


H大有个人工湖,湖的边缘不规则,大约一半的面积在H大里,准确来说是在围墙里,归属权在H大名下,另一半在校围墙外,归属权在H市政府名下,之间有一座漂亮的木桥作为分界线。


湖里有几只放养的鸭子,湖里锦鲤、草鱼、鲫鱼都有一些,在桥的附近是一片荷花。


晴明和博雅慢步走在木桥上,几朵粉粉嫩嫩的荷花开在绿叶丛中,不时随着风轻轻晃动,底下数条金黄色的锦鲤悠闲地划水,气氛相当宁静祥和。


不过总有些煞风景的家伙出来捣乱。


木桥中央位置有一座凉亭,晴明凭栏而坐,注视着学校方向的一片湖面,那里笼罩着一层普通人无法看见的黑雾,那几成实质的怨念、恨意散发着阵阵恶臭,就算是荷花的清香都无法掩盖。


眼下接近饭点,不少学生下课走去饭堂觅食,路过湖边时,对那些黑雾和弥漫的恶臭毫无所觉。


“出来吧,有博雅的结界在,不会被人发现的。”


凉亭旁的一丛荷叶晃了晃,一只带蹼的爪子抓住了一片荷叶的叶茎,一个有些紧张羞涩的声音响起:“晴明大人您好,好久不见,很高兴能再次见到您。”


“唔,我记得,你好像是叫沫子。”晴明看了眼那丛荷叶,发现这只河童不久前好像见过,右前爪失去了一只手指,妖气波动也有些熟悉。


“是、是的!您还记得我的名字?!”这只不太愿意露脸的河童有些激动,没注意手上的劲儿,被当作遮挡物的荷叶晃了晃,上面的水珠全被晃了下来。


“啊啦,虽说最近忘了些以前的事情,”晴明不知道从哪里拿了把折扇出来抵着下巴,“但记忆力应该没有下降才是。上次你帮了我很大的忙,谢谢你哦。”


“唔……那、那个……晴明大人,我不是那个意思……”河童沫子可能有些会错意。


博雅瞥了眼晴明,转头目光掠过那只河童的时候,眼里露出些许……不忍?


晴明听着那慌张的声音,心里升起逗弄的心思,笑着道:“欸?是吗?”


“是的!”


沫子头顶着一片荷叶,着急地差点冲上了亭子,最后一个急刹车又把自己藏了回去,犹豫着露出一双大眼睛,巴巴地看着晴明。


收回落在黑雾上的视线,晴明微微垂首打开折扇挡住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眼睛,笑着对上河童的视线。


过了好一会儿,就在博雅忍不住想说点什么的时候,河童沫子终于反应过来晴明大人是在跟自己开玩笑,水润的大眼睛里满是醒悟过后的委屈。


晴明心情甚好地笑出声来。


“别在意,他就是个恶劣的家伙。”博雅有些看不下去了,“你能详细说说那边的情况吗?”


沫子组织了一下语言,将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黑雾是三天前出现的,一开始并不明显,河童只以为是正常的气息循环,没有理会。


直到昨天的傍晚,黑雾忽然壮大扩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侵占了一大片的湖面,里面翻滚的负面气息让附近的生灵都胆战心惊。河童设置了水结界,勉强将黑雾控制在了原来的区域。


“我问了从那边逃过来的小鱼,它们说有天晚上有什么东西被扔进了湖里,然后就有黑气出现了。”


见河童暂时想不起别的信息,晴明留下几张符咒让河童稳住结界,转身就拉着博雅离开。


博雅被晴明拽着,看着他一个娴熟的小幻术加持,两人轻松混进H大的学生人群中,悠闲地在饭堂里取了份菜开始吃晚饭。


“喂喂,你这样是算……”最后那个字纠结了半晌又咽了回去。


瞥见博雅泛红的耳根,晴明心情甚好地吃了口奶冻:“放心,付钱了的。”


博雅对这句话的真实性抱有怀疑。


“说起来,你现在也是跟他们差不多年龄吧,源大少爷。”


“别叫我大少爷。”博雅不满地嘟囔一句。


像是突然想起什么,晴明凑近了一点,“欸,博雅,你有上过学吗?我是说像这种正儿八经的学校。”


“有啊。”博雅想了想,还是决定先填饱肚子再说其他的,“我已经大学毕业了的。”


大学毕业?!


晴明顿了顿,借着喝汤的动作遮住了自己眼底的惊讶。随后忍不住抬眼仔细观察起坐在对面的博雅,企图从这个人身上找到“大学毕业”的证据。


对方的视线太明显,博雅有摔勺子的冲动:“你这什么眼神啊。我可是有毕业证书的人,没框你。”


“可你不是说你才21吗,我和八百给你摸过骨龄求证过的。”


“21就不能大学毕业了吗。”还有,你们什么时候给我摸的骨,我怎么不知道。


晴明把餐盘往前一推,撑着下巴:“是自家的大学吧。”


他相信源家的力量。


“本国最高学府。”博雅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


“学的什么专业?”


降妖除魔?有这个专业吗?


体育生?


“机械自动化工程。”


欸?


说完自己的专业后,博雅就低下头专心吃饭,好似没看见晴明好奇的眼神。


“为什么学这个?”


晴明不死心地又问了一句。他是真的在好奇啊,像他们这样阴阳世家出身的,学得一般都是天文地理,要不就是物化生,他知道的最特立独行的一个学的是文学,当然也不排除有他不知道的。


阴阳术是有科学基础的,封建迷信要不得。


“我吃好了,接下来要干什么?”博雅放下碗筷,好整以暇地擦擦嘴。


发现博雅好像真的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晴明轻笑一声按下了继续询问的心思。


“陪我逛逛大学校园吧,源大学生。”




……



“听说了吗?那个舞蹈专业的女生不见了,她朋友到处找她呢。”


“呵,说不定是之前做的什么缺德事被人发现,现在都不敢露脸了呢。”


“为了成绩和奖学金勾引老师?”


“可能还抢了别人男朋友。”


“男朋友?有妇之夫吧。”


“哈哈。”


“真不知道这种人怎么还能交到朋友,不会是物以类聚?”


“说不准呢,看看她那个朋友,每天都打扮得跟开屏似的。”


“噗,哈哈。当自己是孔雀呢,开屏?”


“别这么说,孔雀会难过的。”



……


林面无表情地走出饭堂,耳边全是学生们的议论声,有些压着嗓子窃窃私语,有些毫无顾忌甚至在她经过时刻意提高音量。


谣言愈演愈烈,昨天还只是关于好友无故旷课多日的议论,一晚上过去,不仅好友变成一个人人唾弃的三儿,就连一直想办法联系好友的自己也被拖下水了。


这些所谓大学生还真是闲得发慌啊。


林无所谓地想着。


一路走回宿舍,不出意料,里面空荡荡的。


自流言传出来的时候,林就感觉到室友们隐隐的疏离。


这没什么好说的,只是人类下意识明哲保身的一个选择罢了,也不能怪她们。毕竟,对那件事紧咬不放的自己已经惹得满身腥。


好友叶衣在一周前离开后就彻底失去联系,再也没有回来过。


三天前,她觉得不对劲,去报了案。警方走了一圈,最后以失踪案处理。


“我们会全力追查,一旦有消息会立刻通知你,也请你在第一时间将新线索告知我们。请放心,你的朋友会没事的。”


话说得好听,可到现在她都没有再接到警方的电话,去询问的时候也只能得到几句搪塞的空话。


警方对这起报案不上心。


尤其是在学校留言渐起之后,这种感觉愈发强烈。


靠不住。


林拉开椅子坐下,拿起手机拨打好友的电话。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安静地将后面的废话全部听完,手机自动挂断后,等一分钟,再拨过去。


依旧是那段废话,依旧安静地听完,自动挂断后等一分钟再拨过去。


如此反复,一共拨了五次电话才停下来。


盯着桌面怔怔出神,林有些茫然。


她知道自己刚才打电话的举动毫无意义,叶衣的电话在她离开的第二天就关机了。


可除此之外,她实在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


可能的地方都找了一遍,有些可疑的地方甚至找了不止一遍;朋友,同学,老师,警方,能求助的人都找了一圈,可是没用。


没有人用心帮过忙!


家人?


她们是孤儿,由院长妈妈带大的。院长妈妈很爱她们,要是她知道这件事一定会很伤心的。院长妈妈已经七十多岁了,老人操劳一生,身上积了不少老毛病,今年冬天得了肺炎,现在都还在医院静养着,林不想影响她养病。


林不敢声张,下意识的。


她该怎么办?


衣衣,你在哪里?


林埋首趴在桌子上,眼泪再也忍不住,一点一点浸湿了衣衫。


……


就这样算了……


……


不可以!


放弃的念头刚冒出来,林就吓得整个人坐直。


擦掉眼泪,用力拍拍脸。


林,打起精神来。谁都可以放弃,只有你不可以。现在只有你能帮到衣衣了。


叶衣失踪的事是有蹊跷的,林不知道别人有没有注意到过。


起身倒了杯水,林仰头灌了一口,再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来,一点一点梳理自己的思绪。


那么……


首先,是叶衣离开那天。


林和叶衣都是今年准备毕业的大四生,林学的是西班牙语专业,叶衣是舞蹈专业。


两人都是优秀学生,每学年的奖学金就没有落下过的。


毕业之后要做什么?这是自入学以来就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林准备考研继续深造,叶衣已经拿到了一家舞蹈团的邀请,她准备去那边发展,也好尽快挣到钱。


叶衣离开那天,林将考研需要的一些资料准备好,正要拿去给老师。


她和叶衣一起去饭堂吃饭,打算吃完饭后去影印店打印资料再给老师拿去。


去打印的那家影印店,林曾在那里打过工,跟老板交情还不错。


那时候,老板接到一个电话,立刻脸色一变,挂了电话后,犹豫着跟她说家里老人突发疾病进了医院,他要去看看,拜托她帮忙先看会店,等下他打电话叫人来关铺子。


林见他着急,想了想就答应,反正也要不了不久。


老板前脚刚走,后脚老师的电话就到了。


“好的,我马上来。”


老师也有急事要走,叫她方便的话就尽快在将资料送来,他最晚三点钟就要走了。


一看表,现在两点整。


影印店走去办公室大概10分钟,老师审阅签字之后就可以拿去备案了,但资料有点多,审阅一遍的话要耗些时间。


电话里,老师的语气有些焦急,显然是想快些走的。


资料根据老师的指点,反反复复修改过好几次,一直到昨天老师才点了头说没问题。今天是最后一天提交期限,资料必须要上交备案,否则就只能等下一年才能申请了。


可她刚答应了老板,不好走开,也不知道来关门的人什么才来。


林抱着资料和叶衣在影印店里等了十分钟,没有把人等来。


“林,我帮你把资料拿过去先给老师签字吧。”叶衣知道好友着急,这么提议道。


林想了想,答应了。然后,叶衣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好友离开时的背影,林记得清楚。


清晰到,一旦想起,就要落泪。


浅黄色的连衣裙,两层薄薄的纱裙,上面有银灰色的线条勾勒出来的羽毛暗纹,绕着裙角一圈,光线照射下若隐若现。


叶衣自小就爱跳舞,天赋上佳,一直以来的舞蹈生涯,她形体保持得很好,最适合穿那种长至脚踝的飘逸长裙。


少女走出店门,迎着午后的阳光渐渐走远,身影轻灵美好。






------------------------------------------------


我回来啦~

在这里先跟大家道歉

因为三次元忙起来了,思路乱七八糟的有些卡文,下次我会先给大家打个假条的!

要是以后出现这种发了逢魔密信但没发正文的情况,不是我被外星人绑架也不是被基友半夜刀掉了,而是愚蠢的我卡文又忘记发假条了。

绝对不弃坑!

绝对不弃坑!

绝对不弃坑!


啊,说起基友,她给我写了篇扒皮贴欸

 @如裁素白 

大家有兴趣可以去看看的说,里面有考据的地方→走你

没错,就是那只半夜被我吵醒的基友


谢谢看到这里的小天使们,别嫌弃我啰嗦呀_(:з」∠)_


评论(4)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