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枫听雨

本命快新,现在窝博晴坑里,希望能天天吸到波特,敲碗等明唐、冲田组的粮

【博晴】平安京事务所

现代架空

字数:5809

Chapter.01 荒谷灵鹿

“看吧,我都说了要多带件厚衣服的,Z市热成烤炉,不代表这里也可以毫无顾忌地穿夏装啊。”

晴明一边抱怨着一边贴了张火符在博雅的外套上,对这个不会照顾自己又不听劝的大少爷深感无奈。

默默抽出纸巾擦掉鼻涕,博雅裹紧了自己贴了火符的薄外套,运转灵力,努力让自己暖和一点。

今天一大早接到的委托,委托书上就三行字,写得不清不楚的。

捏着那份委托书看了半天,博雅都没想明白对方想让事务所这边帮他什么。

直到晴明走过来看了眼他手上的委托书,然后问道:“哪里寄来的?”

“昆仑山。”

“收拾东西,我们马上出发。争取在下午前赶到。”

晴明立刻将手上的文件放下,抄起外套就往外走。

“这么着急?”博雅惊讶道。

“不知道这次是被什么发现的,要赶在引起大骚动前解决掉。”

说着晴明又折了回来去拉博雅,顺便将他手上的几份寻人委托交给神乐和八百。

“神乐也想去。”还没去过昆仑山呢。

“下次休息的时候再一起去那边玩。”不等晴明回话,八百便将神乐安抚下来,只留给晴明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匆匆接过纸片人帮忙收拾的小包裹,两人一路紧赶慢赶,飞机转御灵,愣是在正午时分赶到了山脚。

在山脚探查了一圈,博雅看着晴明做了些布置,几个电话打出去后,身周的气息明显放松了下来,随后他们便寻了条人迹罕至的小道开始爬山。

说是盛夏时分,可随着海拔升高,温度是逐渐下降的,在接近目的地的时候,地上已经开始出现小许积雪。

完全没考虑到温度变化的源大少爷只能抱着他的薄外套瑟瑟发抖。得亏他穿了条长裤,还不至于太狼狈。

见晴明在一块石碑前停下了脚步,博雅上前看了眼,上书“死亡谷”三个鲜红的大字,往下一点就是一片密密麻麻的红色小楷,记录着关于死亡谷的一些传说和真实事件。

这写得还真够唬人的。

不着痕迹地扔了几个小纸人,晴明默念咒语指挥纸人向四周散去,确认四周无人且没有摄像设备后,将纸人停在几个相对隐蔽的地方,一旦有人经过就会向晴明示警。

安排好谷口的准备工作后,晴明招呼博雅一起越过那个石碑走进了谷里。

“你有没有听说过关于这个死亡谷的事情?”晴明看向博雅。

见博雅摇头,晴明整理了一下思路,简单地介绍了一下:“死亡谷算是昆仑山里比较有名一个凶地了。早就听说昆仑有灵,但一直没有亲自来看过。认真算起来的话,这还是我第二次来这儿。”不论是昆仑山,还是这个死亡谷。

根据石碑的记载和村民牧民的口述,这个谷是只进不出的地方,不管是牛羊还是人类,只要进去了,再出来的时候就是一具尸体,甚至是白骨。

从谷口望进去,砾石遍地,寸草不生。

“往里走一百米有一棵枯死的树,这是一条生死线,越过这棵树再往里走,那就算是真正进入死亡谷的地界,枯树到谷口的地方,算是安全范围。”

博雅回头看了看刚被甩在身后的枯树,树上不知被谁缠了几根红色的布条,在这被单调沉闷的岩石色彩淹没的地方格外显眼。

有科学家和勘测队对此地进行过研究,可惜怪事频频,还牺牲了数名队员,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有没有研究出什么不清楚,不过自那之后就有个磁场异常的说法流传甚广。

这些都跟晴明他们没关系。

“晴明,这次的委托人是谁?”听完死亡谷的简介,博雅不知道从哪里把那张委托书翻了出来。

他想问这个问题很久了,一路上问过几遍,晴明不是听不见就是假装没听见,也不知道这会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小鹿男。”

总算理会他了。只是……

“昆仑山有鹿的吗?”

“小鹿是偶然经过这里,暂时决定住上一段时间。等下你就明白了。”

见晴明一脸不堪回想的样子,博雅决定还是说说委托本身:“他不是第一次被人看到了吧。”

看晴明那熟稔的样子,来自那位的这种委托怕是接到过不止一次。

“是的。”

说着,晴明露出无奈的表情。

小鹿男这家伙,因为幼年的遭遇,对人类一直抱有一种惧怕的心理。

但他其实是个特别喜欢交朋友的孩子,可性格又格外的害羞胆小,总是出现想亲近一下小伙伴,结果一不小心把自己暴露在了人类视线下,然后因为紧张,连一个混淆类的法术都不敢对目击者施放就躲开了,最后为了不引起大骚动,只能求助别人帮忙的情况。

最近更是,摄像机、无人机什么的,人家本来没拍到他,怎奈何这好奇心旺盛的家伙自己凑上去了,反应过来之后就顾着跑。

这次也是这样。

有时候他觉得,身边这个家伙某种程度上和小鹿男很像啊,在神经大条这一点上。

就在来的路上,晴明已经用灵言传信和小鹿男了解了一下基本情况,该交代的都已经交代下去了。

“那这件委托算是完成了?”

见晴明点头,博雅有点郁闷,他就跟着晴明赶路,然后跟在他身后看他布置这打点那儿的,还想着能帮忙做些什么。

一种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了的感觉。

所以,晴明拽他出来到底是要他干什么的?

“那我们现在做什么?”

“你不是想知道昆仑山为什么有鹿吗。”

小鹿男天性喜好自然,喜欢植被茂盛的地方,一般在各大保护区里晃悠,这次晃到昆仑山这边来,还住了下来——虽然只是暂时的——肯定是发生了些什么。

两人边走边聊,逐渐深入山谷。

四周的景色,除了越来越荒凉外,没有丝毫变化。满地的沙砾碎石,越是往里走,空气越是安静。

“等等!”

博雅一个箭步向前将晴明拉到自己身后,御灵兽黑豹显形护卫身侧。

“这是……魔气?”

博雅眉头紧皱,终于发现哪里不对劲了。

刚才就觉得有点安静过头了。不单单指声音上的安静,这个山谷的生气也安静过头了,就像是——死一般的寂静。

“放轻松。”晴明拍拍博雅的肩膀,同时示意他先松开自己的手,“不只是魔气,还有死气,你再仔细感受一下。”

博雅依言放开自己的感知,随即便察觉到丝丝缕缕的死气纠缠着魔气从前方蔓延而来,奇怪的是,这里面还混杂了些富有生气的灵气,三者混杂在一起,相互吞噬、纠缠、消磨。

“前面有什么东西?气息太奇怪了。”

“小鹿,和另外一个难缠的家伙。走吧,应该快到了。”边说着,晴明已经抬脚向前走去。

博雅快步跟上,让黑豹守着晴明,自己结印召出弓箭,继续警惕着四周。

他大概明白小鹿男停留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的原因了,八成是为了藏身在前面的大家伙。这里的魔气和死气纠缠在一起,像触手一样布满整个山谷,不断掠夺着山谷中的生气灵气,而这些触手的源头就在前方。

来的路上,晴明释放御灵兽赶路,灵气消耗太大,自己得打起精神护好这人才行。

他们继续深入山谷,这次没走多久就遇到了攻击。

一箭将企图袭击的藤蔓钉在地上,猩红的箭支与藤蔓接触的地方发出滋滋的响声,一缕缕漆黑的魔气混杂灰色的死气被蒸发出来,大腿粗的藤蔓拼命挣扎,却无法挣脱那支看上去相当纤细的箭支。

确定枝条被钉住后,晴明上前贴了张定身符,接着淡定地继续前进。

被定住的藤蔓以一种扭曲的姿势僵在那里,看上去有几分滑稽。

不过博雅没工夫去欣赏,他看到有更多的藤蔓从四面八方袭来,而且空气中渐渐出现一股奇异的甜香。

没等博雅展开攻势,一个清朗的声音就制住了那些嚣张的枝条。

“都说了,不可以!”

密密麻麻的嫩绿色符文在藤蔓上亮起,定住它们的同时,将大量的魔气死气净化祛除,藤蔓从灰绿色渐渐变为正常的青绿色,但没过多久,颜色又恢复成了暗淡的灰绿。

怪异的甜香味被一并除去,只剩下淡淡的草木清香,身周的空气都清新了不少。

哒哒——

哒哒——

轻灵的身影朝他们赶来,最后在晴明面前站定,纵然脚步有些急促,步伐间仍带着浑然天成的优雅。

“抱歉,晴明大人,劳烦您特意来一趟。”

入目是张清俊温柔的面庞,目若秋水,五官柔和,及腰长的白发随意披散,头顶一双形状优美的鹿角和腰部以下属于鹿的身体都预示着来者的身份。

“不碍事,你在这儿住得可还适应?”晴明摆摆手,同时示意博雅将黑豹先收回去。

“您就别打趣我了。”小鹿男一脸苦恼地叹了口气,挥起短笛将一旁不老实的藤蔓抽了回去,“这家伙调皮得紧。都说了,这是晴明大人,不能乱来!”

晴明轻笑,一道凝实的灵力抽在了蠢蠢欲动的藤蔓上,这下该是真的疼,那灰绿的枝条一下子就彻底老实了。

小鹿男有些羡慕地看了晴明一眼。

这东西就是看准他舍不得下重手,每次都得寸进尺,屡教不改。

“欸,这是博雅大人吗?”

和晴明打完招呼,小鹿注意到一边已经开始研究藤蔓的博雅。

“你认识我?”博雅有些惊讶。

他基本上都在家族里潜修,一直到最近才出来闯荡的,在外面还没打响名声就被晴明捡回去了。

源大少爷自认是修炼天赋不错,战斗天赋惊人,再加上姓氏加成,在圈子里算是小有名气,但还没自信到会觉得一个常年隐居山林、还不怎么和人类打交道的大妖,会一个照面就将他认出来。

“上次聊天的时候,八百小姐说事务所来了个新苦力……额,我的意思是劳动力……总跟在晴明大人身边,善弓剑,御黑豹,所以……”

博雅的脸色越来越黑,小鹿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不自觉地停住了话头,小心翼翼地挪到晴明身边。

八百那个女人……

这是把我的老底都抖出去了吗?!

“那个……我是不是说了什么不好的话?”小鹿男看起来有些惴惴不安。

呜……博雅大人的表情好可怕的样子。

“可能想起些什么不好的事情吧。”晴明笑。

闻言,小鹿担忧地看着博雅,似乎在犹豫要不要上前安慰一下。

“不管他。你再说说具体情况,我看看有没有遗漏的。”

这次是被一支来这里做研究的学生队伍拍到了。

刚才在下面村子留驻的那几个学生已经被消除记忆,录像也删除了,还有一份录像被带队教授带回了学校,也吩咐了人去销毁。

“唔,那应该没什么了。我当时只是觉得在谷里待得有些闷了,想出去走走。然后听说有一队学生想做死亡谷的研究,我就赶紧赶回来了。”

“然后在谷口发现了摄像机,忍不住好奇地去看了眼,发现机器正在工作中,意识到自己被拍到了,于是鹿不停蹄地跑回了谷里,等之后才想起来要把录像销毁,对吗?”

小鹿讪讪地点了点头。

收拾了下心情的博雅也凑了过来,听到这里不禁有些咋舌。

这也太……

“你这毛病……算了,我先去看看这家伙的情况。”晴明叹气。

随小鹿来到这些藤蔓的源头,那是一棵巨大的植物。

接近三米的高度,占地约两个篮球场的大小,灰绿的根茎向上生长,顶端是一簇簇猩红的触角,触角纤细,上面分泌出透明的黏稠液体,阵阵甜香从中散发出来,其中一簇触角紧紧地裹着一具动物尸体,尸体已经被其分泌的消化液腐蚀溶解了大半,尸体腐烂的臭味混着花蜜的香甜,味道格外诡异。

植物感受到晴明三人的靠近,有些兴奋地晃动着枝条,但很快又被嫩绿色的符文摁了回去。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是一棵……茅膏菜?”博雅有些迟疑地道。

“一棵变异的茅膏菜。我来到这里的时候它已经被魔气腐蚀了。”小鹿男信手挥舞短笛,在空中画出一枚枚符文打在茅膏菜身上。

富有生机的灵气将魔气一点点净化发出滋滋的声响,剧烈的疼痛让痛感一向比较迟钝的植物都轻轻颤抖。

于是,巨大的茅膏菜整棵菜都蔫了。

枝条和触角都耷拉了下来,就连正在消化食物的那簇触角都松松了,显得有些无精打采,食欲不振的样子。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它,博雅想起了事务所对面杂货铺的那只阿黄。

每次见到晴明都兴奋地扑过来讨摸摸,扑到一半被杂货铺老板训了回去,那时候的阿黄和眼前这棵茅膏菜的状态有些像。

“现在的情况要好多了。我第一次来的时候,这东西是墨绿色的,死气和魔气浓郁得都看不见它的本体。”看见博雅惊讶的眼神,晴明想起了自己第一次看到这茅膏菜是反应。

绕着茅膏菜走一圈,将之前设下的净化蕴灵的符阵重新加固了一下,晴明走到小鹿男身旁,从包裹里递过去一个小白瓷瓶。

“辛苦你了,小鹿。”

“哪里。”小鹿男接过瓷瓶仔细收好。

低着头的样子看起来有些不好意思,脸颊微微泛红,“其实小芽自己也很难受,我是听到它喊疼才发现它的。”

“它叫小芽?”博雅跟着晴明转圈,琢磨了一下后,在晴明布下的符阵周围又布了个结界。

小鹿男有些心疼地摸了摸茅膏菜蔫蔫的枝条,“嗯。那些魔气不是小芽自己自愿吸纳的,这让它很难受。”

“因为这些魔气,小芽没办法控制自己的食欲,只要是带有生命的活物、在感应范围内的生气灵气,它都会下意识去捕食。”

“其实小芽很挑嘴的,它总跟我抱怨说那些牛羊马什么的,肉里有股怪味,它不喜欢,但没办法控制自己捕食和消化的动作。而且每次吃饭的时候,身上都很痛很痛。”

布置好结界后,博雅看着那些围在小鹿男身边求蹭蹭求摸摸求安慰的枝条,啧啧称奇。

“那它喜欢吃什么?”

“昆虫。最喜欢蜜蜂。”

“它这体型,一天得吃多少只啊。”

“唔……这个……”

“找到魔气的来源了吗?”晴明打断了两人的讨论。

小鹿男忙不迭地点头,“找到了。在小芽的根茎里。”

茅膏菜小芽很听小鹿男的话,在小鹿的指挥下,茅膏菜乖顺地把自己的根茎露出来平摊在沙砾上,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好像是一只虫子,在被魔气侵蚀前,小芽捕食过一只虫子,那只虫子没有被消化,直接钻进它根茎里,然后小芽就一点一点地被魔气腐蚀。”

小芽初开灵智,尚未能清楚地表达自己的意思。关于小芽身上魔气的问题,这是小鹿男和小芽多番交涉下,连蒙带猜才琢磨出来的答案。

晴明和博雅靠近仔细查看。

根茎中,有一块明显腐烂的地方,附近的脉络都被染黑,小鹿男施放的生机符文遏制住了其他脉络被侵蚀的势头。

晴明看了博雅一眼。

博雅会意地取出一把短刀,默念一段咒语后将灵气聚于指尖在刀身上抹过,刀上的铭文被激活,刀刃上隐隐泛起亮红的光晕。

晴明和小鹿男同时施力,生机符文发出柔和的绿光,黑色脉络的势力范围开始被收缩。

茅膏菜小芽开始挣扎,下一秒就被晴明和小鹿男合力镇压。

腐烂处开始流出漆黑的液体,黑色脉络被压缩到极致,渐渐隆起一个脓包,有什么东西正在里面挣扎。

博雅一刻不错地盯着,在脓包开始出现裂隙的时候,出手如电,短刀一刺一挑,一只肥硕的虫子被挑出,眨眼落入晴明准备好的玻璃瓶里。

根茎处流出的黑色液体越来越多,涌出的速度加快,博雅取出一个大瓷瓶,将这些液体尽可能收集起来,多余的则被小鹿男的符文净化掉。

等把根茎的伤口处理好后,小芽整颗茅膏菜上的枝条几乎都瘫在了地上,那只消化了一半的动物尸体也滚落在地上,不需要小鹿男的特殊沟通技巧都能清晰感受到它散发出来的委屈和怨念。

晴明好笑地看着小鹿男对着小芽又抱又哄,清俊的五官心疼得都快皱到一起去了:“它这就是在卖掺,哪真的有这么难受。把源头掐掉之后,它恢复得很快的。”

“你这么惯着它,小心以后把它宠得无法无天。”把装着黑色液体的瓶子放好,博雅转头也来帮腔。

对此,小鹿男只是笑笑,没说什么。

几人稍作休息后,就谷里剩余的魔气的处理问题,以及茅膏菜小芽的安置问题讨论了一番,最后敲定了解决方案后,晴明和博雅便与小鹿男挥别,启程返回事务所。

不过,在这之前,晴明打算先去那所学校看看。

“这个时候吗?”博雅看看天色,下到山脚,天已经彻底黑了吧。

晴明点头:“我们先在山脚歇一晚,明天一早就出发。”

“我收到灵言传信,学校那边似乎有些有趣的事情发生了。”

瞥见那人嘴角饶有兴致的笑意,博雅点点头。



---------------------------------------------

我我我我……我努力周更_(:з」∠)_

评论(2)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