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枫听雨

本命快新,现在窝博晴坑里,希望能天天吸到波特,敲碗等明唐、冲田组的粮

【阴阳师】雪女观察日记

Chapter.04



看来这附近的妖气是真的有问题。

“这附近好像已经没有妖气了,但屋子那边散发出的妖气变得更强了……”神乐眉间的忧虑并未减少。

晴明大人手握折扇轻轻敲打掌心,凝视那间古怪的屋子。

“到底是怎么回事,去看看便知。二位鬼使,我们走吧。”

“犬神,这里就拜托你了。”

“只要是主人的命令,我都乐意接受。”

我跟随晴明大人来到屋子前,鬼使黑有些迫不及待,就连平时一直都不紧不慢的鬼使白也有些脚步匆匆。

鬼使黑一步向前站在我们面前,警惕地扫视一番后挑了挑眉,“什么啊,这里什么鬼都没有嘛!”

我瞥了他一眼,你希望这里有什么吗?

“当然,如果不用战斗的话,就再好不过了。”他耸耸肩,收起镰刀走回鬼使白身边,又变回了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这家伙……

异变突生。

阵法发动得太快,晴明大人只来得及提醒一句“有戾气”,我们便被阵法的力量笼罩。

一种强烈的束缚感和无力感升起,真是太讨厌了。

我护在晴明大人身前,心底却是没有多少慌张。

晴明大人在这里,雪女无所畏惧。

果然。

“这是个夺取力量的结界。施术者,现身吧!”

晴明信手一挥,强大的灵力将结界破去,就在此时,屋子紧闭的纸门上映出一个人影。

“……刚刚……”

鬼使们脸上都有些惊魂未定。毕竟,力量被生生抽取、身体瞬间失去控制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刚刚,晴明挥舞纸扇的时候,屋子中出现的家伙是谁啊?”鬼使黑向鬼使白看去,确认他没事后稍稍松了口气。

“应该就是之前说过的老妇人。但是,这到底是什么力量?”鬼使白眉头紧皱。

“既不是人,也不是妖怪。”晴明思索着方才那股气息。

“那到底是什么?”

晴明沉吟一番后,肯定了心中的猜想,“半人半妖。”

半人半妖?我有些诧异。

“老太婆能活到现在,跟这个有关吧。”鬼使黑说。

“就算身体变得如此丑陋,也不肯离开这个世界,真是可悲的灵魂……”鬼使白轻叹。

我忽然想起了一个身影,那段记忆有些久远,一时间有些出神。

回过神来的时候,不知道两个鬼使说了些什么,只听鬼使白说了一句:“解救这些灵魂,就是我们的职责。”

就在晴明大人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就听到一阵哭声传来。

‘呜呜……放我出去……’

我看到鬼使黑整只鬼都紧绷了……唔……虽说他生前是人,可据我所知,鬼使都是由鬼魂所化,所以我把他定义为一种特别的鬼也是没问题的吧。

嘻嘻,不知道妖怪有没有灵魂这种东西?

应该是有的吧。

“这、这是怎么回事?哪来的哭声?”鬼使黑环顾四周,试图找出声音来源。

“难道是在向我们求助?”啊……鬼使白生前一定是个性情温润又善良的人。

见我们找不到声源所在,晴明大人打开了「灵视」,随着鬼界气息的蔓延,哭声愈发明显。

我们顺利找到被困在笼子里的小妖怪,笼子施了法术,凭借他们弱小的力量,无法逃脱。

听他们哭诉,他们是被一个妖怪童子抓来的。被关在这里后,看着同伴一个接一个被带走,却没有一个回来的。

“下一个……下一个可能就是我了。”小妖怪显然被吓破胆了。

被带走的,怕是已经死了。

被那个老妇人吞噬,成为她那具半人半妖身体的一部分。

鬼使白略一思索,“这一切,应该都和那个妖怪童子有关。”

“虽然我有些在意那个妖怪童子。”晴明大人毁去笼子,将那些无害的小妖怪放了出来,“但还是先解决老妇人的问题吧。”

鬼界的气息條然消失。

晴明大人的法术失效了?

“是谁?!”

我凝结出细碎的冰棱护在晴明大人身侧,

一个红色的身影飘然而至,数团晶莹的蓝绿色鬼火围绕在他发梢。

“我是给这家带来幸运的座敷童子。”

挺可爱的一个孩子。

“母亲由我来守护。你们鬼使就不用来了,现在快点回去!”

就是态度比较讨厌。

他在焦虑些什么?

“你这样子……”鬼使黑快步冲了上去,“原来就是你啊,抓了刚才那些小家伙的犯人!”

“如果你利用了小妖怪的妖力来给老妇人续命的话,我们就不能放过你了。”鬼使白语气依旧温和,但表情相当严肃,招魂幡上的花纹翻出簇簇火焰。

座敷童子急了,只是他似乎并不关心自己。

“我一定要!”

一定要什么?

“我一定要保护母亲才行!不论发生什么!”

啊啦,小弟弟妖化姿态解除了呢。

我用冰棱限制了他的行动,晴明大人打出符箓将他制住。

“他瞪着我们呢……”鬼使黑嘀咕,“是想和我们再打一架吗?”

我看想打架的是你。

“那当然!”

咦?

“我绝对不会把母亲交给你们!”

“你们是不会明白的……母亲对我的恩情有多么深重。”说着说着,他眼底泛起一层水雾。

是了,座敷童子。

以前听晴明大人说过的。

座敷童子,也有人类成为招福童子、福运童子什么的,一种能招来福运的存在。自诞生起,就会找寻一户人家落户,享受那户人家的供奉,为那户人家招来好运福气。

座敷对家和亲情相当执着,一般在选定一家人之后就不会轻易挪窝,如无意外,他们会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那一家人。座敷童子喜欢以孩童的姿态出现,有时候,甚至会替代夭折的婴孩的灵魂,陪伴在他们的父母身边。

所谓的供奉其实就是被座敷落户的那户人家的关怀罢了,真心实意的关怀和爱护,仅此而已。

只要有座敷童子待在家里,就会带来好运。

这就是座敷童子存在的意义。

只要有它待在家里就可以了。

所以,总有些贪得无厌的人类会把座敷童子关在他们需要的地方,肆无忌惮的利用它,从不顾及它的意愿。

因为,只要有它待在家里就可以了啊。

这样就可以享受它带来的好运了,供奉与否结果都是一样的,既然如此,又何必去费神供奉呢。

座敷童子啊,被当成工具了呢。






——————————————————

我在努力稀释自己过多的盐分_(:з」∠)_

真的

弱弱地举个手:想要评论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