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枫听雨

本命快新,现在窝博晴坑里,希望能天天吸到波特,敲碗等明唐、冲田组的粮

【第一人称视角】雪女观察日记

chapter.03


修炼瓶颈的问题顺利解决,只是灵器的材料获取不易,必须要到那四只麒麟的领地才能找到,那四只麒麟可不是什么好惹的存在。所幸,需要灵器才能解除的瓶颈只有一个。

今天冥府的那两个鬼使来做客了,我好奇地听了一耳朵,好像是有个奇怪的鬼魂盘踞在一个老妇人的家里,而那个老妇人,明明只阳寿已尽,却不老不死,鬼使们拿它们没办法,只得来请求晴明大人帮助。

带着妖气的奇怪鬼魂?

会是恶灵吗?恶灵应该是怨气和死气才对。

不老不死,实际却是已死的人类。呵,有趣。

既然晴明大人答应了,那便走一趟吧。不管是何方神圣,我都不会让它伤害到晴明大人的。

博雅大人和神乐大人也来帮忙,奇怪的是,博雅大人竟然没办法踏出院子哪怕一步。不会是那两个鬼使搞的鬼吧。也不对呀,他们没理由这么做。

“算了,可能是‘那个’的缘故。晴明,你先跟他们去一趟,或许那边的事情解决了,我这里的问题也就跟着解决了。”

把目前能想到的办法都试了一遍,情况仍旧没有改变。博雅大人似乎想起了些什么,让晴明大人先去把鬼使拜托的事情处理了。

“注意安全。神乐,听晴明的,别乱来。”

“我知道了,哥哥。”

“也罢,我会尽快回来。”

晴明大人还是有些不放心,但眼下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跟着鬼使黑和鬼使白一路紧赶慢赶的,来到那个老妇人的小屋子附近。才靠近就感受到那个怪异有浓郁的妖气,四周的空气压抑得厉害。

我看见白藏主和执意跟来的犬神浑身毛都炸了。

“晴明大人。”我忍不住轻声提醒晴明大人注意安全。

“前面就是之前提到的老妇人的房子了。”带路的鬼使白停下,转身说话的动作不自觉的放轻了不少。

“神乐感觉到妖气里有一丝悲伤的气息……”神乐大人安抚了一下白藏主,“……这是怎么回事?空气中夹杂着愤怒和悲伤的气息。”

愤怒和悲伤的气息?

“这一带比较偏僻,看周围的地形,空气不流通,妖气晦气污秽之物集聚,会出事真是一点都不意外。”鬼使黑背着镰刀,抱臂而立的样子有些漫不经心,但无形中将鬼使白牢牢护在身后。

“去前面看看吧。”

晴明大人发话了。

正准备往前走,一块木头激射而来,我挥手一个冰棱将其截下。

谁?这么大胆?!

我当真是又惊又怒。别给我揪到,糊你一脸暴风雪!

“有个不怎么欢迎我们的家伙来了。”鬼使们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鬼使黑挥舞镰刀,一道气劲斩向攻击袭来的方向。

让我看看,胆敢偷袭晴明大人的是谁。

一只天邪鬼绿从草丛里跑了出来,哇哇叫着向我们挥舞它手上的木棍。

天邪鬼绿?

我们都有些愕然。

天邪鬼家族都是些低等的小妖怪,只比那些毫无神志和形态的魍魉魑魅稍稍高级一些,至少它们是有名字的,也会为阴阳师所驱使。

这种外形丑陋,实力低微的小妖怪我向来不放眼里,不过眼前这只,显然有些问题。

不管怎么说,先把它冻住总是对的。

拦住正准备一刀劈了天邪鬼绿的犬神,晴明大人上前将这只变异了的小妖怪研究了一番。

“可能是这里的妖气影响到它了。能让小妖变异,甚至出现狂暴现象,屋子里的那位要尽快解决的好。”

晴明大人示意我给它解冻,然后贴了张净化凝神符箓下去,那只天邪鬼绿很快恢复了正常,大抵是我们的气息吓到了,清醒过来之后,整只妖抖了一下,然后撒丫子跑远了。

“我和鬼使们去前面看看,神乐,你留在这里照应,有需要的话我会喊你的。”

“晴明……”神乐大人有些犹豫。

“犬神,你留在这里保护神乐。”

“哼,你真把我当成看门狗了吗。”犬神呲了呲牙。

我在他脚边炸开了一团冰棱以作警告。

“注意你的言辞,犬神。”我发誓,晴明大人,我只是警告他说话客气点,绝对没有故意挑衅开战的意思,我并不好战,真的。

“雪女。”

好的,晴明大人。

“哼。”犬神有些愤愤的样子,不过没有再说什么。

我并不讨厌犬神,尽管他来庭院闹过,但我也不喜欢他,因为它曾经试图伤害晴明大人,虽然只是一场误会。

不过我明白的,那种痛失挚友,却寻不到仇人,满心悲痛与愤怒无处宣泄的痛苦。

犬神曾是只恶犬,也不对,充其量只是个不太会控制自己的粗鲁的家伙。

听说,他曾为了讨伐一只妖怪,可以烧毁一个村庄,有时候还会忍不住斩杀本该活捉的目标。

真是个暴躁的家伙。

拥有力量,活跃于各种各样的战场,不断挥舞手中的剑收割生命,人类的,妖怪的,野兽的,活物的,死物的。

机械地破坏着一切。

所以,无论去哪里都是一个人,把战场当成归宿什么的,真是一点都不奇怪呢。

到了后来,把唯一敢于靠近他的雀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也是一点也不意外呢。

雀只是个柔弱的生命,平日我们怕是都不会在意,对于犬神来说,却是比生命还要重要的存在。

我们这些妖怪呀,天不怕地不怕,独独最怕寂寞。

生命太过漫长,好似永远都看不到尽头,不找点事做,只是修炼的话,那也太无趣了。力量越是强大,生命便越是悠久啊。

时间于我们而言只是个数字,眨眼间,沧海桑田,不过如是。

总是需要找个伴的,不然,孤独侵蚀心神,那种难以言喻的痛苦随时都能把最强大坚韧的妖怪逼疯,大江山的酒吞童子就是个例子。

他真的是爱着红叶吗?

“谁知道呢。”一想到这个,就会想起青行灯姐姐那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有时候真是羡慕那些只要有人决斗就能轻易满足的家伙,偶尔头脑简单一点也是件挺幸福的事情不是吗?

哎呀,我都在写些什么。

不论如何,我是幸运的,能遇到晴明大人,能跟随在晴明大人身边。

犬神也是幸运的,他遇到了雀,又遇到了晴明大人,失而复得。




------------------------------------------------------

写到后面思绪有些纷杂

总之,我爱他们!

有些迷茫啊,我要怎么打tag才比较合适_(:з」∠)_

评论

热度(13)